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你的存活是被保证的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5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

17 、你的存活是被保证的

那是我读过最充满希望的东西了。它意谓着我们所有的人——即使我们中“最坏的”——在你心里都有个家,只要我们肯认领它。而这必须是与神为友的意思。

当我开始这本书时,我说过希望这书集中焦点在两件事上:如何将与神的对话转成一个真实且行得通的友谊,以及如何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应用《就神对话》上的智能。

现在你已学到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你与神的关系和你们与彼此的关系并无不同。

就如你与其它人类的关系,你们也都以一个对话开始。如果对话进行得不错,你们便发展友谊。如果友谊进行得不错,你们将经验到真正的一体。这是所有的灵魂彼此所渴盼的。是所有的灵魂对我寻求的。

这本书真正的用意是要显示给你看,一旦你有了那对话,如何发展成友谊。你在本书前的三本书里已有过对话。所以现在是发展友谊的时候了。

不过,我很难过的说,很多人不会踏出他们与我的关系的第一步。他们会觉得我与他们有真正的对话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将对我的经验局限为单向的互动——即大多数人所谓的祈祷。他们向我说话,却不同我对话。

有一些向我说话的人有高度的信心我会听到他们的话,然而甚至他们,也不会期待听到我的话。所以他们在找征兆。他们说:“神啊,请给我一个征兆!”

然而当我以他们能想到的最普通方式给他们一个征兆时——借由利用他们说的语言本身——他们却否认我。所以我告诉你们:你们有些人仍会否认我。你们不只会否认这是个征兆,甚至会否认收到这样一个征兆是可能的。

然而我告诉你:在神的世界里,没有一事是不可能的。我并没停止直接跟你谈话,我也永远不会。

你也许不会永远都听得清楚,或正确的诠释我所要说的,但只要你去试,只要你保持对话的开放,你便给了我们的友谊一个机会。

而只要你给神一个机会,你将永不孤单,永不需自己面对任何重要的问题:万一有事时,也永不会没有一个立即的数据,并且,是的,在我的心里永远有一个你们的家。这是与神为友的意思。

而那友谊是向每个人开放的?

每个人。

不论他们的信仰,不论他们的宗教?

不论他们的信仰,不论他们的宗教。

或没有宗教的?

或没有宗教的。

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与神为友,对不对?

你们全都真的与神有个友谊,只是你们有些人不知道而已。如我已说过的。

我知道我们在重复,但我想要再确定,想要绝对的确定我没弄错。你刚才谈到我们总是如何的不完全正确地诠释每件事,而这是我要尽可能正确的了解的事。关于这点我不想要有任何错误。你是在说,到达神那里并没有“对的路”?

是我说的。精确的。不含混的。到达神那里可有千百条道路,而每一条都会领你到那儿。

所以,终于,关于神的方面,我们能结束“更好”这个字了。我们可以停止再说“我们的是更好的神”了。

是的,你们可以停止了,但你会吗?那才是问题所在。它要求你放弃你的优越感,而那是人类所曾有的最诱人的想法。它曾诱惑了整个人类。它曾合理化你们对自己族类成员,以及你们行星上每种其它有情生命的大规模屠杀!

所有的心痛,所有的受苦,所有的残酷,及你们彼此施加的所有不人道,就是你们不知怎的总比别人好些的这个想法、这个概念所引起的。

你以前曾讲过这一点。

就如在这对话里我曾讲过的许多要点一样,我会一而再的讲它。尤其是这一点。我现在要强调它,以如此赤裸裸的说法,以如此此清晰和明确的语言,以使你永远无法忘记它。

因为,世代以来,人类都曾问我,达到一个更完美世界的路经是什么?我们如何能和谐的共同生活?恒久的和平秘诀又是什么?而世代以来我都曾给过你们答案。世代以来我以一千种方式带给了你们这个智慧一千次。然而你们没有聆听。

现在,在这对话里,我一再的宣告它,以如此浅显的语言,以致你再也不能忽略它,而会完全的了解它,并且如此深的内化它,以致你从此以后永远会排斥任何说你们的某个团体比另一个团体不知怎的就是好一点的建议。

我再一次的说:要把“更好”结束掉。

因为这是新福音:没有最优秀的种族。没有最伟大的国家。没有唯一真正的宗教。没有天生完美的哲学。没有永远对的政党,道德上卓越的经济体系,或到天堂的唯一道路。

比你的记忆中抹去这些想法。由你的经验上消除它们。从你们的文化中根除它们。因为这些是分割与分离的思维。能救你们的只有我在这儿给你们的真理:我们全是一体的。

将这信息广为传布,横渡大洋、越过大陵、绕过角落且绕过世界。

我曾。不论我走到哪里,不论我在哪里,我都会大声而清楚的说出它。

而以这新福音的宣言,永远驱散人类建立他们的行为于其上的第二个最危险想法:你必须做什么事才能存活的想法。

你什么都没必要做。你的存活是被保证的。这是个事实。而非一个希望。这是真实,而非允诺。

你一直都在,现在在,并且永远都在。

生命是永恒的,爱是不朽的,而死亡只是个地平线。

我在卡利•西蒙录制的一首极好的歌的歌词里听过这句话。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会以许多方式——一家发型屋里三个月前旧杂志的一篇文章、一位友人无意中说出的话,或你下一次听到的歌的歌词——与你沟通吗?

透过这类持续的“与神对话”,我送给你我永恒的信息:你的存活是受到保证的。

问题不在你会不会存活,而是当你存活时,你的经验会是什么?

你现在正在回答这个问题,在你所谓的此生,以及你所谓的来生。因为你在来生所经验的只能是你在此生所创造的东西之反映,因为事实上,只有一个永远的生命,每个片刻创造下个片刻。

因而是我们创造自己的天堂,以及我们自己的地狱。

是的——现在,直到永远。然而,你一旦清楚你的存活不是问题,你便能停止担心你们哪一个人较好。你不必永远惩罚自己,争取达到顶点。或毁掉别人以保证你是最“适合”的人。所以,你终于真正的能“将地狱逐出去”(get the hell out of there).

所以,来吧!就在现在,在一个深刻不变的友谊里与我同在。我在此经过你那些步骤,并且与你分享了神的态度,它会改变你的人生。

那么,来吧!将“地狱”逐出去。带进祝福、喜悦和天堂。因为那王国、权柄和光荣是你的,永远永远。(译注:语出新约。)

如果事实不是如此,我不会如此告诉你。

我接受。我接受你的邀约,进入与神的真实友谊!我会遵循那七个步骤。我会采用五种态度。我再也不会认为你已停止对我说话,或我无法直接跟你说话。

很好。

而既然我们现在还是亲密的朋友,我要请你帮个忙。

任何事,求,你便会得。(译注:语出新约。)

可不可以请你在此解释,如何实行《与神对话》里某些最宏伟的真理?我要每个人都了解如何在日常生活里让那些智慧得以运作。

你希望讨论哪部分的智慧?让我们集中焦点在信息的一些特定部分,而我会告诉你,如何在你一刻复一刻的互动里去运作它。

很好!现在我们就认真的来做吧!OK,在《与神对话》三部曲的结尾,你说过整个八百多面的对话可以总结为三点:

(一)我们都有是一体的;

(二)一切都是足够的;

以及(三)并没有什么事是我们必需去做的。

而目前,在这儿,你已有点转回到第一点与第三点上了,当你谈到结束掉“较好”时——

是的。

但你能否告诉我,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行得通?还有,第二点又怎么说?我如何将它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我如何应用所有的这些点。

谢谢你的问题。我们现在就“认真的来做吧”!

第一个信息的应用非常简单。只要以好像每个人,并且每件事真的都是你的一个延伸的方式度过你的生活:对待所有其它的人好像他们都有是你的一部分,也同样的对待所有其它事物。

等一下,等一下。这里,就是这里。这是我如何能应用像那样的一个声明到我的日常生活上去的一个好例子吗?那是否表示,即使一只蚊子我都不能打?

在此并没有可以或不可以,没有应该或不应该。你可以如你所愿的去做。每个决定都是你是谁的一个声明。

哦,“我是谁“是个不想被蚊子咬的人!

很好。那么,去做让你自己有那样的体验的事。很简单的。你明白了吗?

但如果我与互样东西都是一体的,当我打蚊子时,我岂不是在杀死我自己的一部分吗?

没有东西会死掉,只不过改变了形式。然而,为了这讨论之故,让我们暂且用你的定义。是的,按照你的定义,当你打蚊子时,你是在杀死自己的一部分。当你砍下一棵树时,你也在做同样的事。或摘一朵花。或杀死一只牛来吃时都是。

那我就什么都不能碰了!我必须让每样东西完全保持原状!如果白蚁在毁坏我的房子,我必须只是搬出去,而将房子留给他们。因为,毕竟,我并不想谋杀他们。你应用这个原则要到什么地步?

这是个好问题。那你想做到什么地步?你不杀人这个事实是否意谓着你不杀白蚁?反过来说,你杀白蚁这个事实是否意谓着杀人是没关系的呢?

不,当然不是。

那就成了。你回答了你自己的问题。

是的,因为我用了一个不同的价值系统。但那并非你在此建议的那个。我并不在说“我们全是一体的”。我是在说,人与白蚁并非一体,人和树也不是。因此,做了那区分之后,我便不同的对待它们!而在你的价值系统下,我是无法那样做的。

你当然可以。记住,我说过你们全是一体的,但我并没说你们全是一样的。你的头发和你的心一样吗?

你说什么?

因为你剪掉了你的头发,是否就意指你会将你的心脏挖出来?

我明白你在说什么了。

你明白?你真的明白?因为有许多人都表现得像是他们并不明白。他们对待每个人和每个东西,好像都是同样的东西。他们对待人命好像它并不比一只蚊子或一只白蚁的命值。

如果他们了解剪掉他们的头发是没关系的,那么他们也会将他们的心挖出来。他们会咬他们的鼻子以伤害他们的脸。(译注:此名本有害已以害人之意,此处顺文意直译。)

没有多少人会那样做的。

那么我告诉你:你们每个人都曾那样做过,多多少少。你们每个人都曾无分别的做过事,对待一样东西好像它与另一件东西相同——甚至对待一个人好像他或她是另一个人似的。

你走在街上,看见一个白人,而以为他与你想象的所有白人是一样的。你走在街上,看见一个黑人,而以为他与你想象中的所有黑人是一样的。而由于这样做,你犯了两个错。

你定型了白人与黑人,犹太人与非犹太人,男人与女人,俄国人与美国人,塞尔维亚人与阿尔巴尼亚人,老板和工人,甚至金发女人和棕发女人……但你不会停止定型化。因为要停止定型化,意谓着你必须停止合理化你们彼此对待的方式。

好吧!那么对于所有这些我们该怎么办?我应该如何对待每个人和每样东西,好像它是我的一部分“万一我最后认为某人或某个团体是我身体上的一个癌又如何?我难道不把它割掉吗?那岂不是我们所谓的种族净化,对一整个族群的彻底灭绝或移植吗?

的确,你们曾有过这种认为。

是的,对科索的阿尔巴尼亚人。对德国的犹太人。

我还想到了美国的印地安人。

哦。

真的是“哦”,不论在奥曲维兹,或在伤膝涧(Wounded knee。译注:地名,美国曾在当地对印地安人进行大屠杀。)灭族就是灭族。

如你先前观察到的。

如我先前观察到的。

所以,如果我们全是同一个身体的一部分,万一我认为某样东西或某个人是个“癌”又怎么办?我如何处理那个?那是我在这儿问的事。

你可以试着去治愈那癌。

我怎么做得到?

你可以试试用爱。

但某样东西或某些人并无法对爱有反应。有时候,治愈一个癌的意思是要杀死它,将它赶出身体。我们试图去治的是身体,而非那癌。

万一身体并不需要治疗呢?

什么?

你们总是将对别人的残酷,甚至对别人的杀戮,合理化为你自己存活的方法。然而,这又把我们带回到了另一个问题,另一个议题,即我先前说过的,人类特有的第二个最危险的想法。现在,就让我们在此当成这循环的论证。如果你没摆脱掉这个你说到的癌,你能想象会发生什么事吗?

我会死。

所以,为了避免死亡,你将癌除。它是个生命攸关的问题。

一点都没错。

而那就是族群杀害其它族群、灭绝整群的其它族群,或移置整群人口和少数族群的同样理由。他们认为他们必须如此做,那是他们本身生死存亡的问题。

是的。

然而,我要告诉你:你不须做任何事来存活。你的存活是被保证的。你一直都在,现在在,并且将来在,永远永远。

你的存活是个事实,而非希望。是一个真实,而非一个允诺。所以,你一直在做的以便“存活”的每件事,都是不必要的。你只是一直在为自己创造一个活生生的地狱,以便避免你所借由想象创造的地狱以避免地狱。

你在谈的是一种形式的存活——永生——而我在谈的是另一种形式:此时此地我们是谁。搞不好我们喜欢此时此地我们是谁,我们并不想看到任何事或任何人改变它呢?

你们并不知道此时此地你们真正是谁。如果你们知道,你们就绝不会做你们所做的事。你们永远不必做。

你没有针对那议题。搞不好我们刚巧喜欢此时此地的我们是谁,而不想看到任何事或任何人改变它呢?

那么你们就不会是你们真正的谁了。你们只会是你们此时此地以为的你们是谁。而你们会试图做那不可能的事,那就是永远维持住你们以为的你们是谁。你们做不到这个的。

我不懂。你把我弄胡涂了。

你是谁就是生命。你是生命本身!而生命是什么?它是个过程。过程又是什么昵?它是演化……或你们会称为的改变。

在生命中每样东西都在改变!每样东西!

生命即改变。那即是生命。当你终止了改变,你便终止了生命。然而你永远无法做到那个。所以,你创造出一个活生生的地狱,试图去做你无法做到的某件事,拼命努力去保持不变,当你是谁就改变本身时,你们即那改变的东西。

但有的东西越变越好,而有的东西越变越糟!我只不过想试着阻止变糟的改变而已。

没有“较好”或“较糟”这种东西。你们只不过将那一切假造出来。然后你们决定称什么为较好,称什么为较糟。

好吧,但万一我认为活在我目前的肉身里比死掉要好呢?我称那个改变是变得较糟呢?你一定不是说,如果我身体里真的有癌,我该什么都不做,因为生命是永恒的吧!如果由于我的不行动,我在这身体里的生命终止了,那又怎么办?你不是这样的意思吧——你是吗?

我说的是,每个行动都是个自我界定的行动。那就是你们在这儿所做的一切。你们在界定和创造、表现和体验你们以为的你们是谁。简言之,你们在演化。至于你们如何演化是你们的选择。你们在演化,本身则否。

如果你是一个选择切除你内的一个癌,以便维护你更大的生命形态的人,那么你将展示那点。

如果你是一个视你们该类的其它人为癌,因为他们与你不同,或不同意你,你将展示那点。的确,你们许多人已展示了那点。

现在我将邀请你们以一个全新的方式看生命。我将邀请你们视生命为不过是一个持续的改变过程。

你要这样去想:每件东西都在变,一向如此。那包括了你。你即是改变者,又是被改变的人。那是因为,甚至当你在改变时,你也导致了在你自己内和在你周遭世界内的改变。

当你早晨醒来时,我请你去想一件事:今天什么东西会改变?而非今天将会有个改变吗?那是一定的!但那个改变将是什么?而在创造那改变、在做为其有意识的导因中,你将扮演什么角色?

每天每时每分每秒,你都在做决定。这些选择是关系什么东西会改变,以及如何改变 。它们与别的全无关。

甚至像梳你的头发这样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让我们用这个为例子,因为这是个简单的例子。你以为你每天都以同样的方式梳你的头发,所以你什么都没在改变。

然而,梳本身就是个改变的行动。在你醒来后,走到镜子那儿,看着你的头发,你说:“哦!“它很乱。你不能这副德性出门。你必须改变它,你必须改变你的外观。所以你洗脸,梳发,为一天做好准备。

你始终在做决定。而有些决定是将事情变回它们以前的样子。所以你创造了将事情保持原状的幻想。然而你只不过在重新创造你自己,以你对你是谁所曾持有的最伟大憧憬之最恢宏版本而已。

整个生命都有是个重新创造的过程!这是神最大的喜悦。这是神的娱乐!( re-creation.译注:此两字分则为重新创造,合则为娱乐,是双关语。)

且说,这在你们人生中的暗示是非凡的。当你思考一下,就知道这是个非同小可的启示。除了你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在改变,你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在演化。你如何变是随你的。你演化成什么就看你了。

然而,你存在这个事实是不容置疑的。那是既定的,那只不过是本在发生的事。那即生命本是的。那即神所是的。那是即你所是的。

生命、神、你 = 那改变的东西。

但你仍旧没有解决那个两难之局。如果我与每样东西都是一体的,打蚊子又该怎么说?

在你称为蚊子的你自己的那个部分,你选择创造哪种改变?那就是你在问的问题,而那就是我们是一体的智慧所暗示的。

你在改变你称为蚊子的全体之一部分。你无法“杀死”蚊子,你明白吗?生命是永恒的,你无法终止它。你的确有力量改变你的形式。就像在你们受人欢迎的科幻娱乐里,你可以称自己为一个形状转换者(shape shifter)。

然而,要明白这点:所有的意识都共享盛举。以最高的说法,就是你们中的一人是不可能去主宰或控制另一个人的。神的每个面向对其命运都有共同创造式的控制。

所以,你无法相反其意愿的杀一只蚊子。或在某个层面看,是那蚊子选择了那个。在宇宙里的所有改变,是因为宇宙本身——在其形形色色的形式——的同意而发生的。宇宙无法不同意它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这是危险的话。这是危险的教诲。人们可以利用这个去说:“哦,那么我可以对任何人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了。既然他们已给了我他们的许可!毕竟,他们与我‘共同创造’啊!”那会是行为上的无政府主义!

你们已经是那样了。人生就是你所谓的“行为上的无政府主义”。你难道不明白吗?你们全都在你们想要的时间,以你们想要的方式,做你们所想做的,而我并没阻止你们。

你们难道没看出那个吗?人类曾做过他们所谓的丑恶的事,并且还一而再的做,而神并没阻止他们这样做。你难道从没好奇是为什么吗?

我当然有。我们全都有。我们曾在自己的心里哭喊:“神啊,你为什么容许这个发生?”我们当然曾问过。

哦,那你难道不想要答案吗?

我当然想要答案。

很好,因为我刚才才给了你答案。

如果那是真的,那我必得想一想这件事。如果那是真的,感觉上好像是真的,那现在并没有任何会阻止我们去彼此做不可置信的伤害,这全都在一个简单信念的伪装下:就是在宇宙里的每样事都同意我们的做法。我深深的被那说法困扰。我不知如何处理它。

对与错、罪与罚、善与恶、永远的报偿与永远的诅咒——所有那些控制我们的事,所有那些给受压迫者希望的事,全都被这信息扫光。如果我们没有一个新信息去替代它,我会替人类感到害怕,以及它可能沉人的“剥夺”新深度。

但你的确有一个新信息。真理终于在此。而这信息是可以拯救世界的唯一信息。旧信息没做到那点。难道你没看出来吗?这点对你难道不清楚吗?你说曾给予人类希望的旧信息,并没带给你们所希望的任何结果。

对与错、罪与罚、善与恶、永远的报偿和永远的诅咒并没做任何事来终结你们行星上的苦楚,终结你们行星上的杀戮,终结你们施之于自己的苦刑。而那是由于它是个“分离”的信息(message of separation)。

只有一个信息能永远改变人类的方向,终止苦刑,改变你们的方向,并带你们回到神。那信息即新福音:我们全是一体的。

从这新福音显露出了一个完全负责的新信息,它告诉你们,你们得为你们所选择的完全负责,你们一起在选择它,而改变你们选择的唯一方法是一起去改变它们。

只要你们还在想象自己只不过是在对别人用刑,你们便不会终止自己的受苦。唯有当你们很清楚,你们事实上是在对自己用刑,你们才会终止苦刑。

唯有当你完全了解,根本无法做任何违反他人意愿的事,你才能明白这点。唯有在那清明的一瞬间,你才能略见一瞥你本以为是不可能的一项真理。你们正在对你们自己做所有这一切。

而除非你了解、拥抱并实行这新福音,否则你无法看见这真理。

我们全是一体的。

所以,当然,你无法对别人做任何不是在某层面被别人及你共同创造出来的事。唯有如果我们并非一体,那才可能。然而,我们全是一体的。我们只有一个。我们正一起创造出这个实相。

你了解这其中的暗示吗?你看见其可敬畏的冲击了吗?

所以,现在去吧,教导所有的国家。教他们,你施于别人的,你便施于你自己,而你没为别人做的,你也没为自己做。已之所欲,施于人,因为它就正在施于你!

那就是金科玉律。而现在你完全了解它了。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