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爱是没有限制的、永恒的、自由的

 

本文摘自尼尔.唐纳德.沃尔什与神对话》(第3卷)

成功网会员免费申领潜意识开发指南VCD

参与社区交流:http://bbs.8801.net/forum-3-1.html

编者注:“神”(God)也可译为“宇宙”等任何一个你认为代表了宇宙最高力量的名词。

Neale Donald Walsch

只有两颗心才能宣布的事

尼:但这会使所有的承诺全部破产!没有任何人的任何话还能当回事。没有任何人的任何事是可靠的了!

神:噢,所以你在想靠别人的说话算话是吗?无怪你这么惨了。

尼:谁说我惨?

神:那你认为你是在快乐的时候这样看、这样做的?

尼:好吧。我很惨,有时候。

神:啊,其实是很多时候。就连你有种种理由快乐的时候,你还是让自己很惨,只因为怕不能保持快乐而担忧!而你之所以担忧,是因为你的快乐有很大一部分得靠别人的说话算话。

尼:你是说我无权期待——至少是期望——别人讲话算话?

神:为什么你要这样的权利?别人如果不能说话算话,唯一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想——或觉得不能——而这其实是同一回事。一个人如果不想对你遵守诺言,或他觉得他做不到,那究竟为什么你认为他该做到呢?

你真的想要一个人去信守她不想信守的诺言吗?你真的觉得人应当被迫去做他们觉得不想做的事吗?为什么你应该去强迫别人做违背他心愿的事?

尼:好吧,至少有一个理由可说:如果他们不做他们说过要做的事,那就会伤害我——或我的家人。

神:所以,为了避免被伤害,你宁愿去伤害?

尼:我不懂为什么只是叫人信守诺言就会伤害他。

神:可是他一定是觉得受伤害,不然他就心甘情愿的去信守了。

尼:所以,我就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或我的孩子、家人受伤害,而不去“伤害”别人——不去要求别人信守诺言?

神:你真的相信如果你强迫他人信守诺言,你就能避免伤害?我告诉你:那暗中走投无路的人(也就是必须去做那他“不得不做”的事的人),对人造成的伤害远比那自由去做想做之事的人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当你让人自由,你就除去了危险,而非增加危险。

没错,当你让人脱却诺言的“枷锁”,短期来看,你好象受到伤害,但长远看来,却绝不会伤害到你,因为当你给别人自由,你也给了自己自由。

当你强迫别人对你守信,你无可避免的会遭受攻击,你的尊严与自我价值会受辱;你将感到忧愁和苦恼;当你不强迫他人守约,这一切均免。

长期的伤害要远远大于短期的——这几乎是任何曾要他人守约的人都亲身发现过的。

尼:商业也可以这样吗?这个世界用这个方式,怎么做买卖?

神:但这却是做买卖的唯一明智之途。

你们整个社会目前的问题正在于以力量(force)做基础。法制力(legal force,你们称为“法律的力量”),但更常见的是赤裸裸的暴力(你们称为世界“武力”)。

你们还没有学会说服人的艺术。

尼:如果不用法制力——如果不用法庭所展现的“法律力量”——我们怎么说服企业界去履行契约和信守协议呢?

神:就以你们现行的文化伦理而言,确实可能别无他途。然而假如文化伦理做一些改变,则你们现行促使企业和个人守约的方式,便会显得非常原始。

尼:可以再解释一下吗?

神:你们目前是以武力来确保守约。当你们的文化伦理做了改变,领会到你们所有的人都是一体时,你们就绝不会再用武力,因为那会伤害到你们自己。你们不会用右手去打左手。

尼:即使左手要把你勒死?

神:这又是另一种不会发生的事。你们会不再去勒死自己。你们将不再互咬互唾。你们将不再毁约。当然,你们的契约也将会十分不同。

你们将不会为了交换有价值的东西才把有价值的东西给人。你们将不会为了所谓正当的回报,才把东西给予别人或与人分享。

你们会自动给予及分享,因此毁约的事也就少见,因为契约是为了交换物品与服务,可是你们的生活到那时,却是为了给予物品与服务,而不管可否交换。

然而,就是在这种单向的给予中,你们找到了救赎。因为你们会发现神所体验到的事情:就是凡是你们给别人的,就是给自己。怎么去,怎么来。

尼:一切由你而出,一切回归于你。

神:所以,不必去忧虑你能“得回”什么。唯一需要忧虑的,是你能“给出”什么。生活是为了创造最高品质的给予,而非最高品质的获取。

你们一直忘记(forgetting)。但生活不是为了获取(for getting)。生活是“为了给予”(for giving);而为了这样做,你们必须“原谅”(forgiving)别人——尤其是那些未能给予你们想获取之物的人!

这样做会使你们的文化故事完全改观。今天,在你们的文化中,所谓的“成功”主要是以能“获取”多少来衡量:名气、钱、权力与占有物。在新文化中,“成功”是以你能使别人拥有多少来衡量。

讽刺的是,你越让他人拥有,你就拥有得越多,而且无须费力。既不用“契约”,也不用“协议”,不用“讨价还价”,不用“谈判”,不用打官司去让双方“守约”。

在未来的经济中,你们不会为了个人的利润而去做事,却为个人的成长;而这会是你们的利润。

然而,当你们真正是谁变得更大更恢宏的时候,物质的“利润”就会不请自来。

到了那个时候,今日你们用武力要求他人守约的事,就会看来非常原始。如果有人不守约,你就会让他选择他自己的路,创造他自己的经验。

而不管是别人未能给你什么,你都不会因之而缺,因为你知道“所来之处还有更多”——而所来之处,并非外在于你的渊源。你就是渊源。

尼:哇,我懂了!但是,我们好象又离了题。整个这大段讨论都始于我问你关于爱的事——人类可以允许自己无限的表达爱吗?这又提到开放式婚姻的问题。然后我们突然又讲到这里来。

神:其实并没有。我们所讲的这一切都是相关的。正好可以转入所谓启蒙的(开悟的)社会,或高度演化的社会。这本是你问的问题。在高度演化的社会中,既没有“婚姻”,也没有买卖——也没有你们为把社会凝聚在一起,而创造出来的任何人为的社会结构。

尼:好,好,我们马上谈这个。但是我想先把刚刚的话题说完。刚刚你说了一些非常惊人的话。因为,照我的了解,这些话归结起来等于说,大部分人是不能守约的,因此就不应缔约。而这对婚姻机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神:我喜欢你这里所用的“机构”一词。大部分人对婚姻的经验,就是觉得身在“机构”中。

尼:没错,它要不是精神治疗机构或刑罚机构——最少也算得上是个高等教育机构!

神:完全对,完全对!这正是大部分人对婚姻的体验。

尼:哼,我是在跟你逗着玩的,我并不认为“大部分人”是如此。仍旧有上百万的人爱这种婚姻机构,保护它。

神:我仍旧维持我的立场。大部分人在婚姻中都吃尽苦头,不喜欢婚姻加给他们的东西。

你们的全球离婚率证明此说不假。

尼:所以你是说婚姻应该“拜拜”啰?

神:我没有好恶,而只做——

尼:我知道,我知道。只做观察。

神:棒啊!你们总想把我弄成有好恶的神,我却偏偏不是。谢谢你及时出来阻止。

尼:好吧,我们不但凿沉了婚姻,还凿沉了宗教!

神:没错。如果人类了解神没有好恶,则宗教就无法立足,因为宗教声称神有好恶。

尼:而如果你没有好恶,则宗教就必定是谎言。

神:嗯,这样说让人很难消化。我宁可称它为虚构。它是你们编造出来的东西。

尼:比如我们编造说:神喜欢我们结婚?

神:对。我对这类事情没有好恶。但我注意到你们有。

尼:为什么?如果我们知道婚姻困难重重,为什么我们还偏好结婚呢?

神:因为婚姻是你们以为唯一可以让爱情“永恒”的办法。那是女人唯一确保生活的办法,是男人唯一确保随时可得到性和伴侣的办法。

所以,社会契约就建立起来。交易达成。你给我这个,我给你那个。这和买卖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契约成立。由于双方都想加强约束力,因此称之为与神订约,说是“神圣契约”。谁毁约,神就惩罚谁。

后来发现这无效,于是你们又订了人为的法律。但这也还是无效。神的法律与人的法律无法制止人毁弃婚姻誓约。

尼:怎么会这样?

神:因为你们的誓约一般说来,都跟那唯一有效的法则相冲突。

尼:什么法则?

神:自然法则。

尼:但是,生命与生命合而为一,合为一体,本是自然的事。这不是我从这些对话中所得到的讯息吗?而婚姻又是我们对结合的最美表达。你知道的,“神所结合的,人不可以分开”,诸如此类。

神:婚姻,就以你们大部分实行的样子看来,并不怎么美。人天生有三个层次,它却违背了两个。

尼:可不可以请你再说一遍?我想我才刚刚开始理清。

神:好。从最高的说起。

你们是爱。

爱是没有限制的、永恒的、自由的。

因此,这就是你们。是你们的天性。你们天生是不受限制、永恒及自由的。

社会的、道德的、宗教的、哲学的、经济的,或政治的人为结构,凡是违背或压抑你们天性的,都对你们的本我造成侵害,因此你们就会起而反抗。

你们的国家之所以产生,你以为是为什么?不是那“不自由毋宁死”吗?结果,你们在国家中却放弃了自由,在生活中也放弃了。统统是为了同一个东西:安全。

你们是那么惧怕去生活——那么惧怕生命本身——以至于为了安全,你们放弃了生命的最根本本性。

你们所称为婚姻的机构,就如你们所称为的政府机构一样,是为了求得安全。事实上,这两种机构都是人为的社会建制,目的是互相管制对方的行为。

尼:真惨,我还从没有这样想过。我一直以为婚姻是爱的最终宣告。

神:从你们想象的角度看,是的;但从你们建构它的方式看,不是。你们对婚姻的建构,使它成为恐惧的最终宣告。

如果婚姻允许你们在爱中不受限制,有永恒,而且自由,则它就会是爱的最终宣告。

目前的情况却是,你们的婚姻致力于降低你们爱的层次,把它变成了一种承诺或保证。

婚姻变成了致力于去保证“现在是什么样子”就永远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们不需要这种保证,你们就不需要婚姻。

你们又如何去运用这种保证呢?第一,把它用做创造安全的措施(而非由你的内在创造安全);第二,如果这个安全无法保障,就用婚姻当作惩罚措施——诉诸法律;因为婚姻承诺中包含破坏婚姻者违法的条文。

于是你们发现婚姻非常有用——即使你们赞成婚姻的理由统统是错的。

你们也想用婚姻保障情感:你们互相的情感绝不给予另外一人。至少,你们不会用相同的方式表达。

尼:也就是,不用性的。

神:也就是不用性的。最后,你们所建构的婚姻等于是说:“这关系是特别的。我把这关系置于一切关系之上。”

尼:这有什么错吗?

神:没有。这不是“对”“错”的问题。对与错是不存在的。这是个有用没用的问题。这是个关于你真正是谁的最恢宏意象的问题。

如果那真正的你说:“这个关系比别的关系都特别。”则你们对婚姻的建构就有助于你们达到这一点。然而,有一件你或许觉得有趣的事情是:几乎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被人认为精神大师的人,是结婚的。

尼:是啊,这是因为他们是独身者。他们没有性生活。

神:不是。那是因为大师们无法信誓旦旦的宣布你们目前婚姻要人宣布的话:某一个人对他们来说比别人更为特别。

这不是大师所能说出的话,也不是神所能说出的话

事实上,你们目前的婚姻誓约让你们说的话是不合神性的。极为讽刺的是,你们却觉得那是最为神圣的承诺;而神是绝不会做这种承诺的。

然而,为了使你们的恐惧显得正当,你们便想象出一个象你们一样的神来。因此,你们便言之凿凿的说,神对他的“选民”有“承诺”,说神跟他所爱的人之间有特别的“盟约”等等。

你们无法忍受神对任何人的爱都不特别,因此便发明了虚构的想象,认为神只为了某些理由而爱某些人。你们把这种虚构的想象称为宗教。我却称它为亵渎。

因为任何想法若以为神对某人的爱多于另一个,就是虚妄的;任何仪式若要求你们做这样的陈述,则此陈述便不是圣言,而是渎圣!

尼:噢,天啊!停一停,停一停!你毁灭了我对婚姻一切美丽的想法!这些话绝不是神写出来的!

神:我说的正是你们目前所建构的宗教与婚姻。你认为这些话太严厉?我告诉你们:你们变造了神的话,以便让你们的恐惧看似合理,使你们对彼此的疯狂对待有所借口。

为了继续以我的名互相控制、互相伤害、互相杀害,你们会让神说你们需要神说的话。

没错,多少世纪以来,你们在战场上呼叫着我的名字,挥舞着我的旗帜,拿着十字架,以图证明我爱某人甚于另一个人,并为了证明此事而要求你们杀人。

然而我告诉你们:我的爱是没有限制的,没有条件的。

但这是你们听不进去的话,是你们不能接受的言词,是你们不能承担的真理,因为它的泛爱众生,不但摧毁了你们现在所构筑的婚姻机构,也摧毁了你们一切的宗教与政治机构。

因为你们的文化是建立在排他性上,并以一个神话来支持它:神是排他的。

然而,神的文化却是涵容的。人人都涵容在神的爱中。人人都受邀进入神国。

而这个真理,你们却称为亵渎。

你们不得不如此。因为,如果那是真的,则你们在生活中所创造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了。是虚妄的。人类的一切规约,一切建构,凡违背永恒、自由与无限制的,就是虚妄的。违背得越严重,就虚妄得越严重。

尼:假如无所谓“对”与“错”,又怎么会有“虚不虚妄”?

神:一件事或一个东西,如果和其立意不合,就是虚妄的。一扇门,如果不能开不能关,就是假门。你不会说它是“对”“错”,而只能说它“没用”。

你们在生活中、在社会中所建构的任何事物,如果和你们的立意不合,就是虚妄的,就是假的。它是个虚妄结构。

尼:呃——纯粹为了复习——我生而为人的目的是什么?

神:去决定、去宣告、去创造、去表达、去体验和去实现你真正是谁。

每一分每一秒都去创造再创造你真正是谁的最伟大意象之最恢宏版本。

这是你生而为人的目的,是一切生命的目的,是生活中一切事务的目的。

尼:那么——这把我们带到了何处?我们摧毁了宗教、废弃了婚姻,作废了政府。那么,我们身在何处?

神:我们什么也没摧毁,没废弃,也没作废。如果你们所创造的结构不能运作,不能产生你们想要它产生的效果,则对它做描述就不能说是摧毁,废弃或作废。

请回想一下审判和观察的不同。

尼:我不是要在这里跟你争辩,但你刚刚所说的话,我听来有许多象是审判。

神:我们受到言语的可怕限制。可用的言词实在太少,同样的用词必须一用再用,可是指的内容却往往很不一样。

你说你“爱”吃香蕉甜饼,你说你“爱”某个人;这两种爱显然是不同的。所以,你们的用词实在太少,无法正确表达你们的感受。

在与你做言词沟通时,我允许自己体验这种限制。我也承认,由于这种言词也是你们用来做审判的言词,所以你们会以为我用它们时,也是在做审判。

我要再次郑重告诉你,我没有这样做。整个的对话中,我都在试图尽可能让你们知道:你们如何才能走向你们想要去的地方,什么东西挡住了你们的路,什么东西让你们停步不前。

就宗教而言,你们说你们想走向真正认识神、真正爱神之处。但我的观察是,你们的种种宗教并不能把你们带到那里。

你们的宗教把神弄成了大神秘,让你们不是爱神,而是怕神。

宗教也很少改变你们的行为。你们还是互相杀害,互相咒骂,互相认为“错”在别人。事实上,是你们的宗教在鼓励你们这样做。

所以,就宗教而言,我只是观察到,你们说它会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实际上,它却带你们去另一个。

你们说你们想要婚姻带你们到一个永远幸福之地,或者,至少到一个相当详和、安全与幸福之地。它也和宗教一样,一开始还好,可是越久,越与你们想要的情况背道而驰。

结过婚的人一半以离婚告终,另一半虽留在婚姻里,却多数极不快乐。

你们的“幸福结合”把你们带向苦涩、愤怒与懊悔。不少人则根本是以悲剧收场。

你们说你们想要以政府来确保和平,自由,国泰民安,我的观察却是,以你们现在设计的政府,它一样也没带给你们。你们的政府反而带给你们战争,缺乏自由;动乱不安。

你们连让人吃饭、健康活泼的活下去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提供机会均等了。

这个星球上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丢弃足以喂饱千千万万人的食物,却每天让成千上万的人饿死。

将那“有”的人剩余之物给予那“没有”的人,本是简易的事,你们却处理不了:更不用说去解决你们究竟想不想公平分配资源的问题了。

这些话不是审判。这是你们社会中可以观察到的事实。

尼: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么多年来,我们在处理自己的事情方面少有进步,为什么?

神:不是这么多年,而是这么多世纪!

尼:好吧。这么多世纪。

神:这跟人类最初的人文神话(First Human Cultural Myth)有关,当然也跟随之而来的其他神话有关。除非这些神话改变了,否则其他就不会改变。

因为你们的人文神话形成了你们的伦理,而你们的伦理创造了你们的行为。然而重点在于:你们的人文神话和你们的基本本能南辕北辙。

尼:你的意思是——

神:你们最初的人文神话说人类生而邪恶。这是原罪神话。这神话说,不但你们的基本天性是邪恶的,而且是由邪恶而诞生的。

由第一个神话必然产生出来的第二个文化神话说:“适者”生存。

这第二个神话说:你们有些是强者,有些是弱者,而为了生存,你们必须是强者。你们可以尽量帮助同胞,但如果面临自己存亡关键,你就须以自己为先。你们甚至可以让他人去死。

其实,你们不止于此。如果为了自己生存,你们甚至会去杀害别人——也就是那所谓的“弱者”,以便证明自己是“适者”。

你们有些人会说,这是你们的基本本能,称为“生存本能”;这个人文神话缔造了你们许多的社会伦理,造成了你们许多的群体行为。

然而,你们的“基本本能”不是生存,而宁是公正、合一与爱。这是一切处所、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本能。这是你们的细胞记忆。这是你们的天性。所以,你们最初的人文神话被破除了。你们不是本恶,你们不是生于“原罪”。

如果你们的“基本本能”是“生存”,如果你们的本性是“恶”,你们就不会本能的去让小孩不致跌倒,见溺驰援,或去做任何这类事情。而且当你们依你们的基本本能、基本天性去做的时候,你们甚至没有去想你们在做什么,甚至于冒着自己生命的危险。

因此,你们的“基本本能”不可能是“生存”,你们的基本天性不可能是“邪恶”。你们的本能与天性是去反映你们是谁的本质;而这本质就是公正、合一与爱。

好好看看它的社会意涵,要明白“公正”(fairness)与“平等”(equality)的区别。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并非去寻求平等。正好相反。

一切有情众生的基本天性是要表达独特性,而非一模一样。要创造一个社会,使其中两个生命真正平等,这不但不可能,而且不合需求。

社会机制如果想制造真正的平等——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的一模一样——则就违背了生命最恢宏的理想与最崇高的目的。每一个生命都要有机会使其最恢宏的渴望具体呈现,以此真正再创造它自己。

真正需要的是机会均等,而非事实的平等。这叫做公正。事实上的平等,制造外在的武力与法律,这会消灭公正,而非缔造公正。它会消灭真正的“自己再创造”的机会,而自己的再创造,却是一切处所开悟的众生之最高目标。

那什么情况能创造机会自由呢?就是那让每个人都能满足其基本需求的社会,使所有的人都能去追求自我发展与自我创造,而非自我生存——的社会。换句话说,就是那模仿真正体系的体系;而真正的体系就是生命体系,在此体系中,生存是受到保障的。

在开悟的社会中,自我生存不是主旨,因此,在这样的社会中,只要有够给所有人的食物,就不可能让任何人挨饿;在这样的社会中,自己的利益和相互之间的最佳利益是同一回事。

凡是以“天性邪恶”和“适者生存”的神话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社会,就不可能达成这种领会。

尼:是的,我明白了。这个“人文神话”问题和高度先进社会的其他行为与伦理,是我等一下想要再请问的。但现在请让我最后一次重返原题,先解决我这里开始问的问题。

跟你谈话的挑战之一,是你的回答常把我们带到这么有趣的方向,以致有时会让我忘记我原先的问题。但这一次我没忘。我们原来在讨论婚姻。我们在讨论爱及其要求。

神:爱没有要求。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如果你对他人的爱带有要求,就根本不是爱,而是仿冒品。

这就是我在这里要告诉你的。这是我在回答你这里的每个问题时,所用种种方法对你说的。

比如,就以婚姻而言,你们会交换誓约,这却是爱所不要求的。可是你们要求,因为你们不知道爱是什么。因此你们就互相要求对方做出承诺,这却爱绝不会要求的事。

尼:那你就是反对婚姻了!

神:我什么也没“反对”。我只是描述我看到的。

你们可以把我看到的情形改变。你们可以把“婚姻”的社会结构改变,要它不要求爱所绝不会要求的东西,却宣告爱只会宣告的东西。

尼:换句话说,改变结婚誓约。

神:不止。改变期望;因为誓约是建立在期望上,这些期望很难改,因为那是你们的文化传承。而文化传承又来自你们的人文神话。

尼:我们又转回人文神话的话题上去了。那么,你想要做的是什么?

神:我在这里想为你们指出正确的方向。我看出你们的社会想要走向何方。我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人类语言,来为你们指出如何去走。我可以举个例子吗?

尼:请。

神:你们关于爱的人文神话之一,是宁可给予,而非接受。这已经变成了文化的无上命令。可是这便把你们逼得发疯。造成的伤害远比你们想象的为大。

它使你们陷入恶劣的婚姻中,使你们种种关系陷于失调,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胆敢挑战这目前风行的人文神话。你们视为向导的父母不敢;你们寻求感召的教士不敢;你们期望理清心理情结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不敢;甚至你们视之为精神领袖的作家与艺术家也不敢。

因此,歌词、故事、电影、指南、祈祷、说教通通在呵护这种神话。结果是你们全都要去符合它。可是你们却做不到。但问题却不在你们,而在那神话。

尼:爱不是给予重于接受?

神:不是。

尼:不是?

神:不是。从来就不是。绝对不是。

尼:可是你自己刚刚才说“爱没有要求”。你说,这就是爱之所以为爱。

神:没错。

尼:好哇,可是那很象“给予重于接受”呀!

神:那你就需要再读读第一部的第八章。我这里所说的在那里解释得清清楚楚。这一套对话集本意就要你们连续阅读,并且当做一个整体。

尼:我知道。但是总有一些人没读过第一部就读了这第三部。所以,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坦白说,虽然我以为我已懂了这档子事,你如果能帮我温习一遍,还是有用的。

神:好吧,那就开讲!

你们所作所为的一切,都是为自己而做。

这是因为你们都是一体。

你为别人做什么,你就是在为自己做。你未能为别人做,也就是未能为自己做。对别人好的,就是对自己好,对别人有害的,就是对自己有害。

这是最基本的真理。然而这又是你们最常漠视的真理。

在你与人的关系中,只有一个目的。这关系的存在只是一个载具,让你去决定、宣告、创造、表达、体验和实现你关于自己真正是谁的最高意象。

如果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那么,当你与人共处,你就是这些情感,则你就让你的本我体验到最恢宏的经验——而你投身到肉体中,本来为的就是如此。

这就是你为什么投身到肉体。因为只有在物质的相对界域,你们才能觉知自己是这些情感。在绝对界域(你们是从这界域来的)是不可能有这种体验的。

在第一部中,我对这情况的解释要详细得多。

假如你并不爱本我,任许本我受辱、受损、受毁,则你就会延续这种行为,让自己去经验这种损、毁、屈辱。

然而,如果你真是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则你就会把自己包括在你仁慈、体贴、关怀、分享、慈悲与爱怜的人之中。

事实上,你会以自己为始。你会首先把自己置于这些情感中。

生活与生命中的一切都依你们想要是什么而定。比如,假设你想要与所有的人为一体(也就是,如果你想要把一个本来就知道的概念具体经验到),你就会发现自己所思所言所行很不一样,不一样到让你可以体验到和证明到跟众人一体。

当你由这种体验和证明而做某些事情,你将不会觉得那是为他人而做,却是为自己而做。

不论你想要的是什么,情况都会如此。如果你想要的是爱,你就会跟他们做爱的事。但不是为他人,而是跟他人。

要注意这不同处。明察秋毫。你跟他人做一些爱的事,为的是你的本我——以便你能够实现和体验关于你的本我,关于你真正是谁的最恢宏意象。

就这种意义而言,为别人而做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凡是你想要做(act)的任何事,都是“演出”(an “act”)。你在“演”。也就是说,在创造,在扮演一个角色。只不过你不是在假装。你是在实实在在做人。

你是人。而你是什么样的人,是根据你的决定与选择。

你们的莎士比亚曾经说过:整个世界就是舞台,人人都是演员。

他又说过:“是与不是,乃关键所在。”

他还说过:“对自己真,就不可能对任何人假——正如昼之与夜必然相随。”

当你对自己真,当你不背叛自己,则那“看来象”是“给予”的,实际上是在“接受”。你名符其实是把自己还给自己。

你真的不可能“给予”别人,因为并没有“别人”。既然我们都是一体,则唯一存在的,就是你。

尼:这有时好象在玩文字“游戏”。不同的字搬来搬去,意义就不一样了。

神:这不是“游戏”,是魔术!这不只是换字来改变意义,而是换知觉(perception)来改变体验。

你们对一切事物的体验,都是以知觉为基础,而你们的知觉,又以领会为基础。你们的领会则建立在你们的神话上。也就是,以别人怎么告诉你们为基础。

现在我告诉你们:你们当前的人文神话对你们没有用。它们没有把你们带往你们说你们想要去的地方。

你们不是对自己扯谎,就是瞎子。你们说你们想要去哪里,可是你们可能是在自己对自己扯谎;不然,你们就是瞎子,没看到你们并没有向那边走。不论就个人,就国家或就整个人类而言,都是如此。

尼:有别的物种做到了吗?

神:噢,当然。

尼:好吧,我等得够久了。告诉我他们的事。

神:马上。马上。但我先要告诉你们如何改变所谓“婚姻”这种人为的发明,好让你们离你们想要去的地方更近一些。

就是不要毁掉它,不要抛弃它——而要改变它。

尼:好,好。我真的好想知道。我好想知道人类有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表现真爱。所以我要用这一段开始的话题来结束这一段。在爱的表达上,我们应当——有些人会说必须——设置什么限制?

神:一无限制。什么限制也不要。这就是你们的婚姻誓约所应当声明的。

尼:我很惊讶,因为这正是我与南茜的婚姻誓约中所声明的!

神:我知道。

尼:当南茜和我决定结婚时,我突然心血来潮要写一篇全新的婚约。

神:我知道。

尼:而南茜赞同我。她同意我们不可能互相交换“传统”婚礼中的誓约。

神:我知道。

尼:我们坐下,创造了新的婚姻誓约,嗯,就如你说的:“公然反抗文化指令。”

神:对,你们做得很好。我很高兴。

尼:当我们把它写下来,当我们把这些誓约写在纸上准备给教士念时,我真的相信我们两个都是有“灵感”的。

神:当然!

尼:你是说——

神:你没想到?你以为只有在你写书时,我才与你同在?

尼:喔——。

神:真的,喔——。

那么,你何不把你们的婚姻誓约附在这里?

尼:呃?

神:附上呀,你不是有拷贝吗。附在这里就是了。

尼:可是,我们并不是为了要与全球分享才写的。

神:当你和我的对话刚开始时,你曾想过是要与全球分享的吗?

附上吧。附在这里就是了。

尼:我只是不想让人以为我在说:“你看,我们写了一份完美的婚姻誓约!”

神:你怎么突然担心起别人怎么以为你了?

尼:算啦,你知道我的意思。

神:可是,没有人会说这是“完美的婚姻誓约”的。

尼:好吧。

神:只不过是你们地球有史以来最好的。

尼:唉——!

神:开开玩笑。让大家轻松轻松嘛。

好啦,把那誓约附在这里。我负责。大家会喜欢的。这会让大家对我们这里所说的话有个概念。甚至可以邀请别人也采用这样的婚姻誓约——而实际上那根本不是“誓约”,只是声明。

尼:嗯,好吧。这是南茜和我在结婚时说的话……感谢我们所得的“灵感”。

教士:尼尔和南茜今晚到这里来,不是要做庄严的承诺,或互换神圣的誓约。尼尔和南茜是来宣布他们的互爱,宣布他们的真情,宣布他们选择了共同生活与成长;大声在各位面前说出,以盼望由于各位的亲自在场,使他们的宣布更充实有力。

他们今晚到这里来,也是期望他们的缔约仪式将有助于把我们所有的人都结合得更紧。如果各位今晚与伴同来,则让这个仪式成为新的爱之献词。

我们要由一个问题开始:为什么结婚?尼尔与南茜对这个问题都做了回答,并把这回答告诉了我。现在我要再问他们一次,好让他们更为确定他们的回答,更为确定他们的领会,更为确定他们的真情。

(教士从桌上拿起两朵红玫瑰……)

这是玫瑰之礼,南茜与尼尔分享他们的领会,并纪念他们的分享。

南茜与尼尔,你们曾告诉我,你们清楚了解,结婚并不是为求安全……

……你们清楚了解,唯一真正的安全,并不在拥有或被拥有。

……不在要求,寄望,或期望生活所需由对方供给……

……而宁在知晓生活中的一切所需均具备于自己之内——所有的爱、所有的智慧、所有的洞察、所有的权力、所有的知识、所有的领悟、所有的滋养、所有的慈悲、所有的力量,都具备于自己之内……

……你们清楚了解,结婚并非为了取得这些礼物,而是期望给予这些礼物,以便让对方更为富足。

你是你们今晚的清楚领会吗?

(他们说:“是。”)

南茜和尼尔,你们曾说你们不认为婚姻是为了制造义务,而是为了提供机会……

……成长的机会,充份表现自己的机会,把生活提升到最高可能的机会,治疗你们小看自己与误会自己的机会,以及透过你们两个灵魂的交会(communio),而与神最终重新结合的机会……

这就是真正的圣餐(Holy-communion)……跟所爱者共度的生命之旅……你们相互间是平等的伴侣,平等分享权利,分摊责任,不论什么担子都平等分担,并且平等共浴在光辉中。

这是你们所希望走入的愿景吗?

(他们说:“是”。)

现在我将红玫瑰交给你们,象征你们对这些人间事务的领会,表示你们知晓,并同意具备肉身生活会是如何,在婚姻的结构中生活是如何。现在,请二位将红玫瑰给予对方,象征你们以爱分享这同意与领会。

现在,请二位各取一枝白玫瑰。这象征你们更深远的领会,对你们的灵性和精神真理的领会。白玫瑰代表你们真正的和最高的自己之纯洁,代表神的爱之纯洁:这爱,于今照耀着你们,并永远照耀。

(她给南茜一枝白玫瑰,茎上有尼尔的指环;给尼尔一枝白玫瑰,茎上有南茜的指环。)

你们今天以什么代表互相给予与接受的承诺呢?

(他们各自将指环从花茎上取下,交给教士,教士将指环托在掌上,说……)

圆圈象征太阳,大地和宇宙。象征神圣,完美与和平。也象征精神真理,爱与生命的永恒性……是无始无终的。此刻,尼尔与南茜也选择它来象征合一,而非占有;象征结合,而非限制;象征环抱,而非羁绊。

因为爱不能被占有,也不能被限制。灵魂是从不能陷入罗网的。

尼尔和南茜,现在请拿起你们的指环,给予对方。

(他们各自拿起指环。)

尼尔,请跟着我说:

我,尼尔……请你,南茜,做我的伴侣,我的爱人,我的朋友,我的妻子……我当着神和各位亲友的面宣布……我原意给你我至深的友情与爱。

……不仅在你高昂的时候如此……在你低沉的时候亦然……不仅在你清楚记得你真正是谁的时候如此……在你不记得的时候亦然……不仅在你有爱心的时候如此……在你没有爱心的时候亦然……我也当着神和各位亲友的面宣布……我永远愿意看出你生命内在的神圣之光……并愿意与你分享我生命内在的神圣之光……甚至于——尤其是——在黑暗来临的时刻。

我愿意永远与你在一起……做灵魂的神圣伴侣……好让我们一同做神的工作……跟我们所接触的每个人分享我们生命内的美好事物。

(教士转向南茜。)

南茜,你答应尼尔请你做妻子的邀请吗?

(她答到:“我答应。”)

南茜,现在请跟着我说:

我,南茜……请你,尼尔……,……。(她说了与前面相同的誓言。)

(教士转向尼尔。)

尼尔,你答应南茜请你做她丈夫的邀请吗?

(他答到:“我答应。”)

那么,请你们二位各自拿着你们要给对方的指环,随着我说:以此指环……我与你缔结……我于今将此环给予你……(他们交换指环) ……将它戴在我的手上……(二人各戴指环) ……让每个人都可看到、都可知道……我对你的爱。

(接着教士以下面一段话结束婚礼……)

我们十分清楚,只有夫妻自己才能为彼此主持结婚圣礼,也只有夫妻自己才能祝圣婚姻。我的教会和国家赋予我的权力,都不足以使我有权去宣布只有两颗心才能宣布的事,去宣布只有两个灵魂才能使之成为事实的事。

现在,由于你们二位,南茜和尼尔,业已宣布了早已写在你们心中的真理实情,并在亲友和宇宙活灵面前做了见证,我们便高高兴兴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让我们一同祈祷:

爱与生命之灵,两个灵魂在此世界已经相互寻见。从今以后,他们的命运将互相交织,苦乐与共。

尼尔,南茜,愿你们的家让每个走入的人都感到快乐,不论老少都能获得新的生机,让人成长,予人分享福慧,提供音乐与欢笑,成为祈祷与爱的处所。

让那些与你们接近的人,因你们的互爱而充实,让你们的工作成为你们生活中的喜悦,成为世界之福,让你们在世上的日子既长又美。

阿门。阿门。

尼:我非常感动。能找到这样一个人跟我一同真心真意的说这样的话,让我感到那么荣幸和有福气。亲爱的神啊,多谢你差遣南茜给我。

神:你对她也是礼物,你知道的。

尼:我希望是。

神:相信我。

尼:你知道我希望怎样吗?

神:不知道。怎样?

尼:我希望所有的人结婚时,都能做这样的声明。我希望大家把这份声明剪下来,或印下来,结婚时用它。我打赌离婚率会大降。

神:有些人会觉得做这样的声明很难。而许多人要信守这样的声明会难上加难。

尼:我真希望我们能信守这些话!我的意思是,说出这些话最大的难题,是在生活中实践。

神:你们不准备实践?

尼:当然准备。但我们是人,和每个人一样。所以,如果我们失败了,如果我们畏缩了,如果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更惨的是,如果我们选择结束目前的状况,恐怕所有的人都会失望。

神:胡说。他们会明白你们是对自己诚实。他们会明白你们做了别的选择,新的选择。要记住我在第一部中对你说的话:不要把关系的长短与品质混为一谈。你不是圣像,南茜也不是,也没有任何人应该把你们放在像座上,你们更不可以把自己放在那里。

只当人。只充充份份的当人。如果以后你跟南茜觉得你们想用不同的方式相待,你们有十足的权利如此。这才是这整套对话的重点所在。

尼:这也是我们声明的重点!

神:正是!我很高兴你看得明白。

尼:对,我很喜欢我们的结婚声明,我很高兴我们把它写出来了!那是共同生活的奇妙新方式。它也不再要求女人承诺“爱、尊崇和服从”丈夫。男人要求女人做这样承诺,完全是自私自利,自以为是,自我膨胀。

神:你说得好,真是如此。

尼:而男人宣称这种男性至上的态度是神颁布的诫命,更是自以为是,自私自利。

神:你又说对了。我从来没有颁布过这种东西。

尼:我们终于说出了真正由神赋予灵感的婚约。这约定,没有把任何人贬为奴隶或个人财产。它所述说的只是爱的真相。它没有对任何人加任何限制,却只承诺自由!这样的声明,是让每个人的心都忠于它自己。

神:如果有人说:“这种誓约当然好守,因为什么要求都没有……”——你会怎么说?

尼:我会说:“让人自由比控制人难得多。当你控制人的时候,你得到你想要的。当你让人自由,是别人得到他们想要的。”

神:聪明。

尼:我有一个好主意!我们应该把这结婚声明印成一本小册子,就象祈祷书一样,让别人在婚礼时可以应用。

可以印成一本小小的书,里面不仅包括这些话,还有整个的仪式,这套对话三部曲中有关爱情与关系的关键语,还有特别适于婚姻的祷词和冥想——嗨,你一定不会反对吧!

我非常高兴。因为刚才有一阵子,我还以为你是“反婚姻的”呢!

神:我怎么会反婚姻?我们是统统结了婚的。我们是结了婚的——于今如此,永远亦然。我们结合为一。我们是一体。我们的婚礼是历来最盛大的。我对你们的誓约是最恢宏的。

我会永远爱你们,一切都让你们自由。我的爱绝不在任何方面对你们有任何约束,而正因如此,你们“注定”终会爱我——因为,自由的去做你们是谁就是你们最大的渴望,是我给你们最大的礼物。

现在,你愿依宇宙最高的法则以我为你合法的婚姻伴侣和共同创造者吗?

尼:我愿意。

你现在愿意以我为你的伴侣和共同创造者吗?

神:我愿意。我一向就愿意。于今,于永远,我们都是一体。阿门。

(编辑:success001.com

《与神对话》作者:尼尔.唐纳德.沃尔什简介

尼尔·唐纳德·沃尔什(Neale Donald Walsch)曾是电台主播、报纸记者和主编,在他人生最低潮期,一天因写了一封愤怒信给神,没想到这信竟得到了回答,也因此产生了一本惊世之作——《与神对话》,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137周,拥有37种语言译本、销量超过1200万册,被广大读者称为“一生等待的书”。它是我们时代的灵魂圣经,它已经改造许多心灵,也必将改善你的生活。

《与神对话》主页>>>

相关链接

8801.net成功网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