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谭崔——臣服的途径


      作者:奥修

第六章 谭崔——臣服的途径

“如果爱无法帮助你进入静心,那么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有所帮助!”

第一个问题:奥修,请你解释,到现在为止,我们所讨论的在味格严•拜拉瓦•谭崔( Vigyan Bhairava Tantra)里面的技巧是否属于瑜伽的科学,而不是属于谭崔实际的和核心的主题。谭崔核心主题的东西是什么?

很多人有这个疑问。我们所讨论的技巧也被瑜伽所使用,它们是同样的技巧,但是有一个差别。你可以使用同样的技巧,但是背后带着一种非常不同的哲学。架构和背景有所不同,但技巧都一样。瑜伽对生命有一种不同的态度,它刚好跟谭崔相反。

瑜伽相信奋斗,基本上瑜伽是意志的途径;谭崔不相信奋斗,谭崔不是意志的途径,相反地,谭崔是全然臣服的途径,你的意志是不需要的。对谭崔而言,你的意志是难题之所在,是所有痛苦的根源;对瑜伽来讲,你的臣服、你的缺乏意志才是问题之所在。

对瑜伽来讲,因为你的意志薄弱,所以你才会受苦;而对谭崔来讲,因为你有意志、你有自我、你有个体性,所以你才会受苦。瑜伽告诉你要将你的意志发展到绝对完美的境界,这样你才能够得到解放;而谭崔说,要完全溶解你的意志,使它变成全然的空,那才是你的解放。他们两者都对……这会产生困难。对我而言,两者都对。

但是瑜伽的途径是非常困难的一种,你要达到完美的自我简直不可能,几乎不可能,那意味着你必须变成整个宇宙的中心。那个道路是很长的、很费力的。事实上,它永远无法达到最终点,所以那些走瑜伽途径的人会怎么样呢?在瑜伽途径的某一个地方、某一世,他们会转到谭崔来,这样的事会发生。

理智上它是可以想象的;但是就存在性而言,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它是可能的,你也能够借着瑜伽而达到。但是一般而言,它从来没有发生过,或者即使它发生了,它发生的比例也是非常非常少。

一个象马哈维亚这样的人……有时候经过很多很多世纪,然后有一个象马哈维亚这样的人会透过瑜伽而达成,但他是稀有的,他是例外,但是他却证明了那个规则。

然而瑜伽比谭崔更具有吸引力。谭崔是容易的、自然的,你可以很容易地、很自然地、不需努力地透过谭崔而达成,因为如此,谭崔从来不会太吸引你,为什么呢?任何吸引你的东西都是吸引你的自我,任何你觉得会满足你的自我的,就会对你有更多的吸引力。你被自我紧紧地抓住,所以瑜伽对你非常有吸引力。

事实上,你越是一个自我主义者,瑜伽就越会吸引你,因为它是纯粹自我的努力。事情越是不可能,它对自我的吸引力就越大,那就是为什么埃弗勒斯峰具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要达到喜马拉雅山的顶峰,那是非常困难的,当喜拉利和天信到达埃弗勒斯峰,他们感觉到一个非常狂喜的片刻,那是什么?是自我——自我被满足了。他们是第一位征服喜马拉雅山的人。

当第一个人登陆月球,你能够想象他有什么感觉吗?他是所有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位,他是无法被替代的,在未来的历史里,他也仍将保持是第一位,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他的地位。自我深深地被满足,现在已经没有竞争者,将来也不可能有竞争者,将会有很多人登陆月球,但他们将不是第一位。

但是有很多人能够登陆月球,也有很多人会去到埃弗勒斯峰。瑜伽给你一个更高的山峰,和一个更难达到的目标:自我的完美——纯粹的、完美的、绝对的自我。

瑜伽一定会非常吸引尼采,因为他说在生命背后运作的是意志的能量——到达权力的意志。瑜伽让你觉得透过它你能够变得更强而有力。你越能够控制你自己,你就越能够控制你的本能,越能够控制你的身体,越能够控制你的头脑……你会觉得更强而有力,你会在内在变成一个主人,但瑜伽的方式是透过冲突、透过奋斗和暴力。

有一种情形可能会发生,一个在瑜伽之道上练习了很多世的人会走到一个点,到了那个点之后,整个旅途会变得很简单、很沉闷,好象你根本没有用,因为当更多的自我被满足,你就越会觉得它是没有用的,然后那个遵循瑜伽途径的人就会转向谭崔。

但是瑜伽具有吸引力,因为每一个人都是自我主义的。刚开始的时候,谭崔从来无法吸引。谭崔只能够吸引那些境界较高的能手——那些已经在他们自己身上下过功夫、那些真正透过瑜伽奋斗了很多世的人。

唯有到那个阶段,谭崔才能够吸引他们,因为他们已经能够了解。平常你不会被谭崔所吸引,或者如果你被它吸引,你是因为一些错误的理由而被它吸引,所以你也要试着去了解它们。

刚开始的时候,你不会被谭崔所吸引,因为它会叫你臣服,而不是叫你抗争。它叫你去漂浮,而不是叫你去游泳,它要求你随着那个流流动,而不是逆流而游。

它告诉你说自然是好的,要信任自然,不要跟它抗争。即使性也是好的,要信任它,要跟随着它,要流入它,不要抗争。“不抗争”就是谭崔的核心教导。跟着它流动,放开来!

它无法吸引。透过它无法满足你的自我。在第一步,它要求你的自我要溶解。在最开始的时候,它要求你去溶解它。瑜伽也会要求你这样做,但是是在最后的阶段。首先它会要求你去纯化你的自我,当它完全纯化之后,它就溶解了,它无法继续保持,但是在瑜伽,那是最后的阶段,而在谭崔,那是第一阶段。

所以一般来讲谭崔不会吸引,如果它吸引的话,它会因为错误的原因而吸引。比方说,如果你想要放纵在性里面,那么你就可以透过谭崔来将你的放纵合理化,那样可以变成一种吸引。

如果你想要放纵在酒、女人、和其它东西上面,你可以觉得被谭崔所吸引,但事实上你并不是被谭崔所吸引,谭崔只是一个幌子、一个诡计,你是被其它东西所吸引,而你认为那是谭崔允许你这样做的,所以谭崔总是因为错误的理由而吸引人。

谭崔并不是要帮助你的放纵,它是要蜕变它,所以不要欺骗你自己。透过谭崔你能够很容易就欺骗你自己,而由于这个欺骗的可能性,所以马哈维亚不教导谭崔。这个可能性一直都存在。人很会欺骗自己,他表现出来的是一回事,而他真正想要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会以替代的方式来表现,他会将它合理化。

比方说中国,在古时候的中国有一种类似谭崔的东西,有一种秘密的科学,它被称为“道”,道跟谭崔有类似的倾向。比方说,道认为,如果你想要免于性,那是好的,如果你不要执着于一个人——一个女人或一个男人,那是好的。如果你想要从性解放出来,你不应该执着于一个人,所以道说,最好继续换你的伴侣。

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你也可以将它合理化,你也可以欺骗你自己。你或许只是一个性的偏执狂,然后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做谭崔的练习,所以我不可以执着于一个女人,我必须更换”,在中国有很多皇帝就是这样在做,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他们有很多嫔妃。

但“道”是深具意义的,如果你深入人类的心理,道是深具意义的。如果你只知道一个女人,迟早那个女人对你的吸引将会凋萎,但是女人对你的吸引仍然会存在,你还是会被异性所吸引,但是这个女人——你的太太,事实上已经不是一个异性,她已经无法吸引你,她对你来讲已经不具磁性,因为你已经习惯于她。

道说:如果一个男人生活在很多女人里面,他将不只会超越一个女人,他将会超越异性。知道很多女人将能够帮助他超越,这是正确的,但是是危险的,你不是因为它是对的而喜欢它,而是因为它给了你特许证,那就是谭崔的困难之所在。

所以在中国,那种知识遭到了压抑,它必须被压抑。在印度也是如此,谭崔被压抑了,因为它说出了很多危险的事情——它们之所以危险是因为你会欺骗,否则它们是很棒的。

发生在人类头脑的东西,没有比谭崔更棒、更神秘的,没有一种知识穿透得那么深。

但知识总是有它的危险,比方说,现在科学已经变成了一种危险,因为它给了你非常深的奥秘,现在你已经知道如何创造原子能。据说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如果他能够再一次被生下来,与其要当一个科学家,他宁可成为一个修理水管的工人,因为当他回顾的时候,他的整个人生都是没有用的,不仅没有用,而且对人类有危险。他给出了最深的奥秘之一,但是是将那个奥秘给予自我欺骗的人。

我在怀疑,不久将有这么一天会来到,我们必须压抑科学知识。有一些谣言和一些秘密的思想在科学界流传,他们在考虑是否要介入更多的奥秘,他们在考虑是否应该停止研究,或是应该更进一步?——因为现在它是一个危险的领域。

每一种知识都是危险的,只有无知不危险,你不能够用无知来做很多事情。迷信总是好的,它从来不会危险,它是同种疗法,你将那个药给出去……它将不会伤害,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它是否会对你有所帮助,那要看你自己的幻象,然而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它将不会伤害你。

同种疗法是没有伤害性的,它是一种很深的迷信,它只会对你有所帮助。记住,如果某种东西只能够有所帮助,那么它是迷信,如果它可能有帮助,也可能有伤害,唯有如此,它才是知识。

一样真正的东西既可能有帮助,也可能有伤害,唯有不真实的东西才可能只有帮助,但是这样的话,那个帮助从来不是来自那样东西,它永远都是来自你自己头脑的投射,因此,就某方面而言,不真实的、幻象的东西是好的——它们从来不会伤害你。

谭崔是一种科学,它比原子的知识来得更深——因为原子的科学关系到物质,而谭崔是关系到你。而你永远都比任何原子能更危险。谭崔是关系到生物原子——你,活生生的细胞,生命的意识本身,以及它如何产生作用的那个内在运作过程。

那就是为什么谭崔对性那么有兴趣。一个对生命和意识有兴趣的人自然会对性有兴趣,因为性就是生命和爱的泉源,就是发生在意识世界里所有东西的泉源。

所以如果一个求道者对性没有兴趣,那么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求道者。他或许是一个哲学家,但他不是一个求道者。哲学多少是荒谬的,它一直在想关于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我听说:木拉那斯鲁丁对一个女孩有兴趣,但是他在女人这方面运气很差,没有人喜欢他,有一次,他首度要去会见一个女孩,所以他就问一个朋友,他说:“你的秘密是什么?你对女人很有办法,你简直好象将她们催了眠似的,而我一直都是一个失败者。告诉我一些方法,因为我将要赴我第一次的约会,告诉我一些秘诀。”

所以那个朋友说:“记住三件事:你必须一直都谈论食物、家庭、和哲学”。

“为什么要谈论食物?”木拉问道。

那个朋友说:“我谈论食物,因为这样女孩子才会觉得比较高兴,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对食物有兴趣。对小孩子来讲,她就是食物,对整个人类来讲,她就是食物,所以基本上她对食物是有兴趣的。”

木拉说:“好,那为什么要谈论家庭呢?”

所以那个人说:“谈论她的家庭,好让你的意图看起来很正派。”

然后木拉再问:“那为什么要谈论哲学呢?”

那个人说:“谈论哲学可以使那个女人觉得她是聪明的。”

所以木拉就冲过去了。他一看到那个女孩就问说:“哈罗,你喜欢吃面吗”

那个女孩吓了一跳说:“不喜欢!”

所以木拉接着问第二个问题:“你有一个哥哥吗?”

那个女孩觉得更惊讶……“这算什么约会!”她说:“没有!”

有一下子的时间,木拉楞住了:“要怎么样开始谈论哲学呢?”但他还是开了口,他楞了一下之后说:“现在,如果你有一个哥哥,他会喜欢吃面吗?”

这就是哲学,哲学多少是荒谬的。

谭崔对哲学没有兴趣;谭崔对实际的、存在性的生活有兴趣,所以谭崔从来不问是否有神,是否有莫克夏,是否有地狱和天堂,不,谭崔只问生命的基本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它对性和爱有那么多的兴趣,因为它们是基本的。你是透过它们而来的,你是它们的一部分。

你是性能量的一个游戏,其它没有,除非你了解这个能量,然后超越它,否则你将永远无法成为更多的东西。就在现在,你只不过是性能量。你可以变得更多,但是如果你不了解这个而没有超越它,那么你将永远无法成为更多,那个可能性只是一颗种子。

那就是为什么谭崔对性、对爱、和对自然生活有兴趣,但你要去知道它的方式并不是透过冲突。谭崔说,如果你处于一种抗争的心情,你就无法知道任何东西,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不具接受性,这样的话,因为你在抗争,所以对你来讲,那个奥秘将会隐藏起来。你不够敞开,而无法接受它们。

当你在抗争的时候,你总是在外面。如果你跟性抗争,你总是在外面;如果你臣服于性,你就达到了它最内在的核心,你就是一个深入内在的人。如果你臣服,有很多事情会变成已知的。

你一直在性里面,但是在你的背后总是带着一种抗争的态度,那就是为什么有很多奥秘你不知道。比方说,你不知道性能够给予生命力——你不知道,因为你无法知道。要知道那个,你需要成为一个深入内在的人。

如果你真的随着性能量漂浮,完全臣服,迟早你将会到达一个点,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性不只是能够生出新的生命,性也能够给你更多的生命力。对爱人来讲,性能够变成一种给予生命的力量,但是要能够如此的话,你必须臣服,一旦你臣服了,就有很多层面会改变。

比方说,谭崔已经知道,道也已经知道,如果你在性行为当中射精,那么它就不能够给你生命力。不需要射精,射精能够完全被忘掉。谭崔和道两者都说:射精是因为你抗争,否则是不需要的。

爱人和被爱的人能够处于一种很深的、性的拥抱,只要放松而互相进入对方,不要匆匆忙忙地射精,不要匆匆忙忙去结束那件事。他们能够只是很放松地互相进入对方。如果这个放松很完整,他们两个人都会感觉到更多的生命力,他们两个人将能够互相使对方变得更丰富。

道说,如果一个人在性行为里面没有任何匆忙,只是很深地放松,那么他就能够活一千岁。如果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互相都非常放松,只是互相会合,互相融入对方,而没有任何匆忙、没有任何紧张,这样的话就有很多事情会发生,就有炼金术的事情会发生,因为两个人的生命汁液会合在一起,两个人的电、两个人的生物能会合在一起。

只是借着这种会合(因为它们是相对的——一个是正的,一个是负的,它们是相反的两极) ,只是借着深入的互相会合,他们就能够增加对方的元气,互相使对方变得更具有生命力、更活生生。

他们能够活得很久,他们能够一直活着,永远不变老。但是这种情况唯有在你不处于抗争的心情之下才能够得知,而这似乎是似是而非的。那些跟性抗争的人,他们将会比较快射精,因为紧张的头脑会想要赶快舒解那个紧张。

有一些新的研究道出了很多令人惊讶的事实。马斯特和强森(Masters and Johnson)首度以科学方式来研究深层性交时所发生的事情。他们了解到,有百分之七十五的男人都提早射精——有百分之七十五的男人!

在一个很深的会合之前,他们就已经射精了,然后那个行为就结束了。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从来没有达到任何性高潮;她们从来没有达到顶峰,达到一种很深、很满足的顶峰——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

那就是为什么女人那么生气、那么易怒,她们将会保持如此。没有一种静心能够很容易帮助她们,没有一种哲学、没有一种宗教、没有一种伦理学能够使她们很放松地跟她们的男人在一起。因此她们会有挫折和愤怒……

因为现代的科学和古代的谭崔两者都说,除非一个女人能够深深地满足,能够达到性高潮,否则她在家里一定会是一个难题,那个她所缺乏的将会产生出烦躁,而她会一直处于一种抗争的心情。

所以如果你的太太一直都处于一种抗争的心情,你必须再度去思考整个事情。并非只是太太的问题——或许原因是在于你。因为女人没有达到性高潮,她们就变成反对性,她们不愿意很容易地就进入性,她们必须被贿赂,她们并没有准备好要进入性。她们为什么要准备好呢?因为她们从来没有透过它而达到任何很深的喜乐。

相反地,在性行为之后,她们会觉得男人在使用她们,她们会觉得她们被使用了,她们会觉得自己好象是一件物品,使用过后就被丢弃男人得到了满足,因为他们有射精,办完事之后他就睡觉,然后太太就在一旁哭泣。

她只是被使用,那个经验对她来讲一点都不满意,它或许能够使她的丈夫、爱人、或朋友得到舒解,但是对她来讲,一点满足感都没有。

有百分之九十的女人甚至不知道性高潮是什么,因为她们从来不知道它,她们从来没有达到那么喜乐的身体抽搐的高峰,每一根纤维都在震动,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活生生的。她们从来没有达到过它,而这是因为社会里面一种反对性的态度,因为有了抗拒思想的存在,所以女人变得很压抑,因而导致冷感。

而男人继续从事那一项行为,好象它是一种罪恶。他觉得罪恶;他知道“不应该这样做”。当他在跟他太太或是跟他的爱人作爱时,他就想到一些圣人:要如何去到圣人那里,以及如何超越这个性、这个罪恶感、这个罪恶。

很难驱除那个圣人,他们一直都在那里,即使当你们在作爱的时候,你们也不是两个人,有一个圣人一定会在那里,你们变成三个人。如果没有圣人,那么神就在注视着你在做这个罪恶。在人们的头脑里,神的观念只不过是一个一直在看着你的偷窥狂。这种态度会产生出焦虑,当焦虑存在的时候,射精就会提早来临。

当没有焦虑的时候,射精可以被延迟好几个小时,甚至好几天,根本就不需要!如果那个爱很深,两个人的身体能够互相激起对方的元气,那么射精或许会完全停止。有很多年的时间,两个爱人可以互相会合而不要有射精,不要有任何能量的浪费,他们可以只是很放松地跟对方在一起。

他们的身体会合而放松,他们互相进入对方而放松,迟早性会变成不是一件激动的事,目前它是一种激动。以后它会变成不是一种激动,而是一种放松,一种很深的放开来。

但是唯有当你能够先在内在臣服于生命的能量、臣服于生命力,那种事才能够发生,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能够臣服于你的爱人或是你所钟爱的。

谭崔说,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谭崔可以安排它如何才能够发生。谭崔说,永远不要在你兴奋的时候作爱。这听起来似乎很荒谬,因为通常你想要在兴奋的时候作爱,两个伴侣会互相刺激对方,使对方兴奋,这样他们才能够作爱。

但是谭崔说,在兴奋当中,你是在浪费能量。要在你很镇定、很安详、很静心的时候作爱,要先静心,然后作爱。在作爱当中也是一样,不要超越限度。我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不要超越限度。”不要变得太兴奋、太暴力,这样你的能量才不会发散掉

如果你看到两个人在作爱,你会觉得他们在打架,有时候如果小孩子看到他们的父母在作爱,他们会以为父亲将要杀死母亲,它看起来很暴力,它看起来好象一种打架,一点美感都没有,它看起来很丑陋。

它应该是更有韵律、更和谐才对。两个伴侣应该好象在跳舞一样,而不是好象在打架——唱出一种和谐的调子,创造出一种气氛,在那种气氛之下,他们两个都融解而变成一个,然后他们可以放松下来,这就是谭崔的意思。谭崔根本就不是性的,谭崔是最没有性的东西,但是它非常关心性。

如果透过这种放松和放开来,自然会将它的奥秘显示给你,那也是不足为奇的。然后你会开始觉知到正在发生什么,在那个觉知到正在发生什么的当中,有很多奥秘会来到你的头脑。

第一,性变得能够给予生命。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它是在给予死亡,你只是在透过它而死,透过它而浪费掉你自己,透过它而腐坏。

第二,它变成最深的、自然的静心,你的思想完全停止。当你完全放松地跟爱人在一起,你的思想就停止了,头脑就不在那里,只有你的心在跳动,头脑“不在”那里,它变成一种自然的静心。

如果爱无法帮助你进入静心,那么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有所帮助,因为其它每一样东西都只不过是多余的、肤浅的。如果爱不能够有所帮助,那么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有所帮助!

爱有它自己的静心,但是你不知道爱,你只知道性,你同时知道浪费能量的悲惨。作爱之后你会觉得沮丧,然后你会发誓要禁欲,这个誓言是在沮丧的情况下发出的,这个誓言是在愤怒当中发出的,这个誓言是在挫折当中发出的,这将不会有所帮助。

在非常深、非常放松、非常静心的心情下所发出的誓言才能够有所帮助,否则你只不过是在显示你的愤怒和挫折,其它没有,而你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会忘掉那个誓言。能量将会再度累积起来,然后按照旧有的习惯,你就必须再去舒解它。

所以性对你来讲只不过像是在打喷嚏。你觉得兴奋,然后当你把喷嚏打出来,你就觉得放松,某种在你鼻子里面扰乱的东西就得到了舒解,同样的情况,某种在性中心扰乱的东西就得到了舒解。

谭崔说,性是非常深的东西,因为它就是生命,但是你可能会因为错误的原因而对它产生兴趣。不要因为错误的原因而对谭崔产生兴趣,那么你就不会觉得谭崔是危险的,那么谭崔就是能够蜕变生命的。

我们所谈论的那些方法,在瑜伽里面也有使用到,但是在瑜伽里面使用的时候,它是以一种冲突和抗争的态度。谭崔也使用同样的方法,但是是以一种非常具有爱心的态度,那可以产生出很大的差别,那个技巧的质量改变了。因为整个背景不同,所以那个技巧就变得不同。


你问说:谭崔核心主题的东西是什么?

你!你就是谭崔核心主题的东西,它就是现在的你,以及那个隐藏在你里面而能够成长的东西,它就是“你是”的以及“你能够成为”的。目前你是一个性的单位,除非这个单位被深深了解,否则你无法变成一个灵魂,你无法变成一个灵性的单位。性和灵性是同一个能量不同的两端。

谭崔以现在的你作为开始,瑜伽以可能的你作为开始;瑜伽从终点开始,而谭崔从起点开始。从起点开始是好的,因为如果终点就是起点,那么你会产生出不必要的痛苦。

你并不是那个终点,它只是一个理想。你必须变成一个神,你必须变成那个理想,但你现在只是一只动物,这只动物会因为神的理想而发疯,它会疯掉,它会变疯狂。

谭崔说,把神忘掉。如果你是动物,那么你就要完全了解这个动物,就在那个了解本身当中,神将会成长。如果它无法透过那个了解而成长,那么你就把它忘掉,它永远都无法成长。

理想无法将你的可能性带出来,只有对真象的了解能够有所帮助,所以“你”就是谭崔的核心主题——目前的你,以及你能够变成的你,你的实际和你的可能性。它们就是主题的东西。

有时候人们会担心。如果你去了解谭崔,神并没有被讨论到,莫克夏也没有被讨论到,涅盘也没有被讨论到。谭崔算是那一种类型的宗教?谭崔讨论一些会让你觉得厌恶的东西,你不会想要去讨论它们。谁会想要去讨论性呢?因为每一个人都认为他知道。你以为你能够生孩子就表示你知道性吗?

没有人想要讨论性,而性却是每一个人的问题。没有人想要讨论爱,因为每一个人都觉得他已经是一个伟大的爱人。注意看你的人生!它就只是恨,其它没有。任何你称之为爱的,只不过是恨的一个放松,一点点的放松。注意看你的周遭,你就会了解你知道什么,而不知道什么。

我想起……我听过一个犹太人,他的名字叫做鲍尔仙姆,他是一位哈希德派的老师,他为了做一件袍,每天都跑到裁缝师那里,那个裁缝师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为这个可怜的乞丐做了一件简单的袍,当那件袍做好的时候,裁缝师将它给鲍尔仙姆,鲍尔仙姆问说:“告诉我,即使神也只花了六天的时间来创造这个世界。在六天里面,神就创造出了整个世界,而你却花了六个月的时间来做这件可怜虫的袍?”

鲍尔仙姆在他的回忆里想起那个裁缝师,那个裁缝师说:“是的,神在六天里面创造出世界,但是你看一下世界,神所创造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世界!是的,神在六天里面创造出这个世界,但是你看这个世界!”

环顾一下你的四周,注意看一下你所创造出来的世界,那么你就知道你什么都不懂,你只是在黑暗中摸索。不能够因为其它每一个人也在黑暗中摸索,就说你是生活在光里面。由于其它每一个人都在黑暗中摸索,所以你就觉得很好,因为没有比较。

你处于黑暗之中,而谭崔以现在的你作为开始,谭崔想要在一些你无法拒绝的基本东西上点亮你,如果你拒绝它们,所花的代价是你自己的。


第二个问题:一个人要如何将性行为转变成一种静心的经验?在性行为里面一个人必须练习特别的姿势吗?

姿势是无关的,姿势并没有很多意义,真正的重点在于头脑的态度——不是身体的姿势,而是头脑的姿势,但是如果你改变你的头脑,你或许会想要改变你的姿势,因为它们是相关的,但它们并非基本的。

比方说,男人总是在女人的上面,这是一种自我主义者的姿势,因为男人总是觉得他比较好、比较优越、比较高,他怎么可以在女人的下面?

但是在全世界的原始社会里,女人都是在男人的上面,因此在非洲,这种姿势被称为传教士的姿势,因为当基督教的传教士首度来到非洲,那些原始部落的人无法了解:“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会把那个女人杀掉!”

这在非洲被称为传教士的姿势。非洲的原始人说这是暴力的,他们认为男人在女人上面是暴力的,因为她比较弱、比较纤细,她应该在男人的上面,但是男人很难去想说他比女人更低,他在女人之下。

如果你的头脑改变,有很多事情将会改变——“很多”事情将会改变。最好是女人在上面,这是有很多原因的,因为如果女人在上面……她是被动的,她将不会做出很多暴力,她将只会放松,而在她下面的男人也没有办法有太多的作为,他也必须放松,这是很好的。

如果他在上面,他将会是暴力的,他将会作很多,然而在你的部分不需要做什么。对谭崔来讲,你必须放松,所以最好女人在上面,她比任何男人都更能够放松。女性的心理比较被动,所以很容易就能够放松。

姿势将会改变,但是不要太担心姿势,首先要改变你的头脑,臣服于生命力,跟着它漂浮。有时候如果你真的臣服,你的身体将会采取当时所需要的正确姿势。如果两个伴侣都深深地臣服,那么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将会采取那个片刻所需要的正确姿势。

情况每天都在改变,所以不需要预先固定它。那个要去固定的想法是错的,每当你想要去固定,它就是用头脑去固定,那么你就无法臣服。

如果你臣服,那么就让事情依照它们自己的方式来进行。有一个很棒的和谐——当两个伴侣都臣服,他们将会采取很多姿势,或者他们将不会刻意去采取什么姿势,而只是放松,但那要依生命力自然的开展而定,而不是依照你头脑的预先决定,你不要预先决定任何事情!

那个“决定”就是问题之所在。即使对于作爱,你也要决定,即使对于作爱,你也会去看参考书。有一些书在谈论如何作爱,这显示出我们所制造出来的是那一种类型的头脑——如何作爱。

这样的话,它就变成大脑的,每一件事你都要用思想,事实上,你是先在头脑里面预演,然后再演出,它是一种模仿,那么它就永远不会是真实的,你只是将预演的事情演出来,它变成一种演戏,而不是真实的。

只要臣服,不管生命力引导你到那里,你都跟着它走。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为什么要害怕呢?如果跟你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不能够没有害怕,那么你在什么地方才不会有害怕呢?

一旦你能够感觉生命力可以帮助它自己采取所需要的正确途径,那将会给你一个进入整个生命非常基本的洞见,那么你就可以将你的整个生命交给神性,神是你所钟爱的。

那么你就将你的整个生命交给神性,那么你就不必再去思考,也不必再去计划,你不会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强迫说未来必须怎么样,你只是按照神、按照整体来让你进入未来。

要如何使性行为变成一种静心?只要借着臣服,它就可以达到。不要去想它,要让它发生。你要放松,头脑不要先跑到前面去。这是头脑基本的难题之一:它总是跑到前面去,它总是在找寻结果,但那个结果是在未来,所以你从来没有真正在那个行为里,你总是跑到未来去找寻结果,那个对结果的找寻将会扰乱每一件事。

只要存在于那个行为当中,忘掉未来!它将会来临,你不需要去担心它,你的担心无法带来结果,它已经在来临,它已经来临了,你可以把它忘掉,只要在此时此地。

性能够变成进入此时此地一个很深的洞见,我认为它是目前仅存的能够让你处于此时此地的唯一行为。当你在办公室的时候,你无法在此时此地;当你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你无法在此时此地;在这个现代世界的任何地方,你都无法在此时此地,只有在爱里面,你才能够在此时此地。

但是即使在那里,你也无法在此时此地,你在想着结果,目前有很多现代的书籍创造出很多问题。由于你读了一本如何作爱的书,然后你就害怕说你做得对不对,你读了一本书说应该采取那一个姿势,或是那一种姿势,然后你就害怕说你是否做对了那个姿势。

心理学家在人们的头脑里创造出新的烦恼,现在他们说先生必须记住他的太太是否达到性高潮,所以他会担心:“我的太太有没有达到性高潮?”这个担心将不会有任何帮助,它只会变成障碍。

而太太会担心说她是否帮助先生达到全然的放松,所以她必须微笑,或者她必须显示出她觉得非常喜乐,因此每一件事都变得很虚假!双方都在担心结果,而由于这个担心的缘故,那个结果永远不会来临。

忘掉每一件事,流入当下那个片刻,放手让你的身体去运作,你的身体知道得很清楚,它们有它们自己的智慧。你的身体是由性细胞所组成的,它们具有与生俱来的运作方式,它根本不需要问你,只要将它交给身体,身体就会运作,这个放手,这个放开来,将会自动产生静心。

如果你能够在性里面感觉到它,那么你就可以知道一件事:每当你能够臣服,你就能够感觉到同样的情形,那么你就能够臣服于一位师父,那是一种爱的关系。你能够臣服于一位师父,然后当你将你的头放在他的脚上,你的头将会变成空的,你将会处于静心之中。

那么甚至连师父都不需要了,你可以走到外面去臣服于天空,因为你已经知道了如何臣服,就是这样,你可以去到一棵树下去臣服于一棵树……那就是为什么它看起来很愚蠢,因为你不知道如何臣服。

有时候我看到一个人——一个原始部落的人,或是一个村夫——到河边去,将他自己臣服于河流,称河流为“母亲”或“神圣的母亲”,或臣服于上升的太阳,而称那个上升的太阳为“伟大的神”,或者去到一棵树那里,将他的头放在树根上面而臣服。

对我们来讲,它是一种迷信。你说:“你在做些什么无聊事?树木能够做什么吗?河流能够做什么吗?它们并不是神。而太阳是什么呢?太阳并不是神。”如果你能够臣服,那么每一样东西都能够变成神。所以,是你的臣服创造出神性。没有什么神性的东西,只有一个臣服的头脑能够创造出神性。

臣服于你的太太,那么她就变成神性的;臣服于你的先生,那么他就变成神性的。透过臣服,神性就显露出来了。臣服于一块石头,石头就不复存在了,那个石头已经变成一座雕象,它已经变成活生生的,它已经变成一个人。

所以,只要知道如何臣服……当我说“如何臣服”,我并不是意味着要去知道那个技巧,我是意味着你已经有一种臣服于爱的自然可能性。在爱当中臣服,在爱当中感觉臣服,然后让它散布在你所有的生活当中。

奥修(Osho)简介:二十世纪最具知名度的灵性大师之一。他从东西方哲学精华中提炼出对现代人灵性追求具有意义的讯息,并发展出独特的静心方法,其作品广为流传,是许多追求灵性及心灵成长人士的枕边书。奥修与甘地、尼赫鲁、佛陀等并列为改变印度命运的十位人物之一。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