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从压抑到解放


      作者:奥修

第二章从压抑到解放

第二个演讲 1968年9月28日于孟买

早上一大早,太阳还没有出来一个渔夫到了河边。在岸上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脚下,后来找出来是一小袋的石头,他拉起袋子,将渔网放在一旁,坐在岸边等待日出。

他在等待黎明,以便开始一天的工作。他懒洋洋地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石头丢进水里,然后又一块一块丢进水里,没有其它事可做,他继续把石头一块一块丢进水里。

慢慢地太阳升起,大地重现光明,那个时候除了一块石头之外,其它的石头都丢光了。最后一块石头在他的手里,当他袭着白天的光看到了他手中所拿的东西时,他的心跳几乎都要停止了:那是一颗宝石!在黑暗中他把整袋的宝石都丢光了!

在不知不觉当中,他的损失有多少!充满懊悔,他咒骂他自己,他很伤心地哭得几乎失去理智。

他在无意间碰到的财富足够丰富他的生活好几倍,然而在不知不觉当中,在黑暗中地又把它丢掉了,但是就某方面来讲他还是幸运的,还有一颗宝石留下来。在他把那颗宝石去掉之前,天已经亮了,一般来讲,大多数的人甚至还没有那么幸运。

周围一片漆黑,而时间又过得很快,太阳尚未升起我们就已经浪费掉所有生命中的宝石。生命是一个大的宝库,人类没有好好利用它,只是白白地将它浪费掉,等到我们知道了生命的重要性时,我们已经将时光消磨殆尽,生活的秘密、奥秘、快乐、解放、天堂——一切都丢尽了。而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过去了。

在往后的几天里,我打算来讲关于生活的宝藏,但是对于那些处理生命就好像在处理那一袋石头的人来说,想要点亮他们是很困难的。如果你叫他们注意一个事实说他们所丢掉的宝石,而不是石头,他们会觉得很苦恼,他们会马上震怒,并不是因为你所说的有什么不对,而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愚昧荒唐被显露出来了,因为他们被提醒他们所失去的东西,因此他们的自我介入了,所以他们感到生气。

即使过去已经失掉很多,即使所剩下来的生命变得很短,即使只有一颗宝石被留下来,你的生命仍然可以被拯救,要学习是从来不会太晚的,接受帮助仍然是可能的,尤其在追求真理的方面,它从来不会太晚,仍然有理由让你觉得有自信。

但是由于我们的无知、由于我们在黑暗里,我们认为生命的袋子里所充满的无他,只是一些石头而且我们将之视为理所当然。由于缺乏勇气,我们在作任何努力追求真理之前,就先接受挫败。

在一开始我要对宿命论的陷阱提出反对的警告,警告这种认为一定会挫败的幻觉、生命不是一堆沙和石头,如果你用正确的眼睛来看它,在生命当中有很多好的东西,在生命里面作将会找到通往神的阶梯。

在这个有血、有肉、有骨头的身体里存在着超出这些东西的某物或某人,它与血、肉,或骨头无关,它是不朽的,它无始死无终,不具形体。它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核心中,从你无知的黑暗里,我要促请你去渴求那永恒的火焰!

但是那不朽的火焰藏匿在会腐朽的烟幕里,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看到光,我们一碰到烟就向后却步,那些比较勇敢的人会再追求一些,但也只是在烟幕里,所以他们也无法到达火焰,到达那发光的源头。

我们如何能够使这个旅程超越烟幕,走到火焰——走到存在于肉体里面无形的真理我们如何能够实现大我,达成宇宙性,我们如何能够知道那被掩盖在自然里面的,那隐藏在自然里面的东西?

我要以三个阶段来谈论它。

首先我要提出来讲的是,我们用偏见、夸张的观念和虚假的哲学将我们自己问住了,以致于我们自己剥夺了我们去看赤裸裸的真理的能力。

不必知道,不必追求,也不必有任何好奇心,我们已经有了关于生命现有的假设、几千年以来我们被教导生命里无意义的,它是无用的,是苦难的,我们被催眠去相信我们的存在是没有用的,是没有目的的,充满了忧伤;应该轻视生命,应该规避生命,这种观念一而再地被重复,把我们的颈部勒得越来越紧,使我们几乎快要窒息,所以现在我们感觉到生命只不过是一个大噪音、一个大吵闹、一个充满苦难的热床。

就因为这种对生命的轻视,使人丧失了所有的欢乐和爱,人现在变成只是一个没有形态的一堆,他是一个充满忧伤而动荡不安的海洋,由于这些错误的观念,人已经不再试着去反省自我这种情形根本不值得惊奇,为什么要在丑陋的一堆里面找寻美呢?

而当一个人坚信生命本来就没什么好珍惜的,就是要被拒绝的,那么去认定它、去净化它、去美化它又有什么意义呢?整个努力似乎都没有用。

我们对生命的态度就像火车站的乘客在使用候车室一样,他知道他会在那里停留一会儿,很快就会离开,所以候车室又有什么重要呢?再怎么说它都不重要,它是全然地无足轻重,所以他就乱丢纸屑,随便吐痰,把它弄脏毫不关心、他不会去顾虑自己的行为,毕竟他很快就要离开。同样地,我们把生命着成是一个暂时的住处。

时下有一个趋势在问为什么我们要在生命里找寻真理和美,在此我要强调,生命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就会到达终点,然后人就必须去面对生命的实体,我们可以改变我们的房子,改变我们的身体,但是我们生命的本质依然跟着我们,那就是「自性」,这个自性是完全无法摒除的。

我们的形成按照我们的所作所为而来。最终来讲,我们的行为造就了我们或毁了我们,它们改变了我们的生命,它们形成了我们的生命,它们塑造了我们的灵魂,我们怎么样去生活,在生活里面做了些什么,这些都形成了我们的未来。

一个人对生命的态度引导着他灵魂的路线,灵魂如何开展,它将放开什么迄今未知的奥秘。如果人能够知道他对生活的态度会形成他的未来,他一定会马上丢弃认为生命不和谐,认为它没有用、没有意义,这种消沉的看法,那么他很可能会了解,认为整个存在充满苦难的想法是错误的,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被安排的想法是错误的,他很可能会知道每一件与生命对立的事情都是反宗教的。

但是我们被人用宗教的名义来教导否定生命,宗教哲学一直都是死亡指向,而不是生命指向的。宗教倡导说来生是重要的,但是在死亡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一点都不重要。

直到目前为止,宗教都在尊敬死亡,而不是尊敬生命,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找到对生命的花朵和果实的欣然接受,到处都是对死亡之花顽固的执着,我们的生命就是对死之花的坟墓的赞美!

宗教的思索一直都集中在死亡的另一边——集中在天堂、在涅经在莫克夏(解放)—一好像根本就不顾虑发生在死亡之前的事。我要问,如果你在生前无法好好地生活,你怎么能够应付死后的事呢?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生前无法在此好好处理我们的事情,我们将水远无法准备死后的事情,也无法在死后就变得合格。

一个人对死亡的准备必须在有生之年当中完成,如果死后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我们在那里也会碰到我们在这一生当中所经历的事情,尽管你一再重申要放弃这一生的事,这一生所留下来的后遗作用还是无法免除的。

我说除了生活本身以外没有神,我也说去爱生活就是去实践个人的宗教,就是一个人到达神的路。真正的宗教就是一个人要对生活敞开自己。达成存在于生命里面的最终真理,就是走向达成完全解放吉祥的第一步,一个人如果错过生活,那么他也一定会错过其它所有的事。

然而一般家教的倾向刚好相反抛弃生活,抛弃世界、宗教并没有告诉你要正视生活,它并没有帮助你去过你的生活;它并没有告诉你说当你真正过生活,你才能够找到生命,它只是告诉你说,如果你的生活是痛苦的,那是因为你对生活的认知不纯正,只要你知道如何以适当的方式去生活,生活就可以带给你莫大的快乐。

我把宗教称为生活的艺术。宗教不是一个损害生活的途径,它是一个深入挖掘存在奥秘的媒介,宗教不是与生活背道而驰,它是坦率地正视生活;宗教不是逃避生活,它是完全抱住生活,它是生活的全然达成。

由于这些基本观念错误的结束,这些日子以来有年纪较大一辈的人显示了一些对宗教的兴趣。在神的地方——在庙里,在教会里,在宗教师父的寓所,在回教寺院里,你都可以找到老人。

为什么呢?只有一个解释;我们的宗教已经变成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的宗教,它是为那些害怕死亡的人而存在的,它是为那些接近生命终点的人。为那些充满焦虑、不知道死后会变成怎么样的人而存在的。

一个以死亡哲学为基础的宗教怎么能够照亮人生呢?即使经过五千年的宗教教育,整个世界还是会陷入更坏,虽然在这个星球上并不缺乏庙宇、回教寺院、教堂、牧师、老师、苦行僧,以及诸如此类的人,它的人民还是没有变得具有真正的宗教性,这就是因为宗教有着虚假的基础,因为宗教没有以生活作为根本,因为宗教建筑在死亡的基础上。宗教并不是生活的象征,宗教是一块基石,这种偏见的宗教永远无法把生命带进我们的生活里。

所有这些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

在这几天里,我将要来讨论生活的宗教,活的信仰的宗教,以及一些一般人从来没有被鼓励去发掘,也不曾被提起的基本原则、在过去,这些生活的基本法则都被尽量用毯子盖起来,这些真理都尽量被压抑,这个重大错误的结果导致世界性的通病。

一般人的基本驱策力是什么?

神?不是。

灵魂?不是。

真理?不是。

存在于人的核心里面的是什么?深藏在一般人里面的基本动力——在一般人的生命里,在那些从来没有静心修炼,从来没有寻求他的灵魂,从来没有踏进任何宗教路程的人里面的基本动力是什么?

奉献?不是。

祈祷?不是。

解放?不是。

涅槃?绝对不是。

如果我们寻找一般人的基本动力,如果我们寻求生命背后的力量,我们将会发现它既不是奉献,也不是神;既不是祈祷,也不是对知识的渴求,我们会找到不同的乐西——被压进暗处的东西,从来没有清醒地被面对的东西,从来没有被评估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呢?如果你剖开来分析一般人的核心。你会发现什么?

暂且把人搁在一边,如果我们着看动物界和植物界,我们在每一样东西的核心会找到什么?如果我们观察一株植物的活动,我问会找到什么?它的成长导向那里?它的整个能量指向产生一粒新的种子。

鸟儿在做什么?动物在做什么?如果我们密切观察自然界的活动。我们会找到只有一个过程,只有一个全心全力的过程在进行,那个过程就是继续的创造、繁殖、产生新的和不同的自我形式。花有种子,果实也有种子,种子的命运如何呢?

种子的命运就是要长成一棵新的植物,长成新的花,长成新的果实,长成新的种子,以便重复本身的循环,这种繁殖的过程是永恒的。生命就是一股持续地自我再生的力量,生命是一股创造力,是一个自我创造的过程。

人也是一样,而我们把这个过程定名为「热情」或「性」,我们有时候称之为「色欲」,这种封号等于是在骂人,它是一种滥用,就是这种毁谤本身污染了整个气氛。

那么,色欲是什么?热情是什么?被称之为「性」的力量又是什么?

自古以来,海浪一直在卷起,冲击着海岸,海浪进来,破散之后又流回去,然后又冲进来它们推进它们奋斗,然后又再度分散而流回去、生命有一种内在驱策力在进展,在向前推进,在这些海浪里面有着一种永不停息的力量,这种永不停息的力量也存在于生命之流。

生命里面有一件持续的努力想要达成什么,它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一个想达到较好位置的强烈欲望,是一个想达到较伟大的高处的热情,在这个永不停息的能量背后就是生命本身——生命在奋力求得一个好的生命,生命在奋力求得一个较好的存在。

自从人类开始出现在地球上为期并不久,只有几千年,在那之前,只有动物;自从动物开始存在为期也不算很久,在那之前有一段时间没有动物,只有植物在这个星球上存在的时间也不是很久很久,在那之前只有岩石、山脉、河流和海洋。

这个有岩石、山脉、河流和海洋的世界又在蠢动些什么呢?还是在努力产生植物。渐渐地、很慢地植物开始出现,生命的力量以一种新的形式来显示它本身,然后整个地球都覆盖着植物,它继续将生命向前推进,继续繁殖继续开花结果。

但是植物也不安静,它们对本身也不满意,它们内在的驱策力也在寻求更高的东西,它们渴望产生动物和鸟类,然后动物和鸟类出现而占据了这个星球很多年,那个时候看不到人,但是人一直在那里,隐藏在动物里面,努力要冲破障碍而被诞生出来,然后在适当的时机,人就出现了。

现在,人又怎么样呢?人不停地努力去创造新的生命,我们把这个倾向称为「性」,我们称之为「热情」或「色欲」,但是这个「色欲」的意义是什么呢?

基本的动力就是去创造,去产生新的生命,生命本身不希望终止,但是这些都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人从他的内在就想要产生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更高形式的自己?是不是生命在期待着一个比人更好的存在?

圣贤从尼采到阿鲁宾多(Auroblndo),从派坦加利(Patanjali)到罗素,在他们内心深处都孕育着一个意象,孕育着一个梦,看着一个比他们更优越的人或一个超人如何来到。他们一直在问。另一种比人更好的人或存在物如何可以被产生出来。

我们刻意地责备繁殖的动力已经有好几千年了,我们不但没有接受它,反而去虐待它,我们将它贬到最低的地方,我们把它隐藏起来,假装它不在那里。好像生命里面没有容纳它的地方,像神在事情的安排上没有它的地位。

事情的真相是:没有比这个动力更具有实力的,而它必须被给予一个正当的地位,借着将它隐藏起来和蔑视它,人类非没有把自己释放出来,相反地,地更把自已纠缠在里面,这个压抑产生出与期徒相反的效果。

想象一个学骑自行车的新手,路可能又宽又广,但是如果有一块石头放在路旁,那个骑车的人将会害怕他会撞上那块石头,要撞到那块石头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即使一个瞎子也能够安全通过。

但是由于害怕,那个骑车的人只感觉到石头的存在,石头在他的头脑里变得很恐怖变得越来越大,路就消失了,他被那块石头催眠,被它淹没,最后就撞了上去他尽力使自己不要撞上那块石头,但是却偏偏撞上。

路又宽又广。那个人怎么会有意外呢?

心理学家库(Cone}说一般人的头脑受反效果定律所支配,我门会撞上那个我们尽力要避免的东西,因为我们所害怕的事会变成我们意识的焦点。在过去的五千年里。人类也是想以同样的疗式来使自己免于性。结果是;性到处以各种不同的形式面支配他,反效果定律抓住了人的灵魂。

你难道从来没有观察到头脑就是被你想要避免的那个东西所催眠或拉去吗?

那些教导人去反对性的人要负完全的责任,他们使人如此地感觉到性的存在,存在于人类里面过度的性意识应归咎于错误的教导。

今日我们都害怕去讨论性,为什么我们如此强烈地害怕这个主题?那就是人们预先假定,只要他们谈论到性,他们会变得有性欲。这种看法完全错误,毕竟在性和性意念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唯有当我们能够发展出以理性和健康的态度来谈性的勇气,我们的社会才能够脱离性的魔掌。

唯有介着了解性的各个层面,我们才能够超越性,你无法将你的眼睛闭起来就算免于那个难题,只有疯子才会认为如果将眼睛闭起来,他的敌人就会消失。

沙漠中的驼鸟就是这样。驼乌将它的头理进沙堆里,既然它看不到它的敌人,它就认为的敌人不在那里。这种逻辑在鸵鸟是可以原谅的,但是在人是不可原谅的。

就性而言,人类的做法并没有比驼乌更高明,他认为要闭起他的眼睛,只要忽视它,性就可以消失。如果这种奇迹能够生活,生活将会变得很容易。

但是你看,将帘幕拉下来,东西没有消失,相反地,它证明了我们对性的害怕,它的吸引力比它们的抗拒力更具有威力。因为我们觉得我们无法征服性,所以我们把眼睛闭起来。不去看它。

把眼睛闭起来是脆弱的象征,整个人类都对它感到罪恶,对于性,人不仅明显地将他的眼睛闭起来,他同时与它产生无数内在冲突,这个和性战争的害怕结果已经为人所知了,不必在此一一列举、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心理症或神经病都是因为性压抑,有百分之九十九罹患歇斯底里和相关疾病的女人都是对于性的异常。

现代人的害怕、猜疑、焦虑、紧张和压力等的主要原因就是情欲的压力。人拒绝了一个固有的而巨强有力的驱策力,由于害怕,我们将我们的眼睛闭起来,而没有试图去了解性,这样做的后果是很不幸的。

要这些事实的真相只要去调查一下我们的文学——我们头脑的镜子——就可以了。如果一个人从月球或火星来到我们这里看过我们的文学,读读我们的书和我们的诗,看看我们的画他一定会感到惊讶,他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的艺术和文学都集中在性的周围。

他一定会间:为什么所有人的诗、小说、杂志和故事都充斥着性?为什么每一份杂志的封面都有一个半裸的女人?为什么每一部电影都关系到色欲呢?

他一定会很困惑,外来的访问者一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人不想其它的事,而只想性。

如果他碰到一个人,听他谈话,他一定会觉得更混乱,因为那个人一定会努力去给他一个印象,使他认为他完全不知道有性的存在,那个人一定会谈论灵魂、神、天堂和解放等事情,虽然他整个人都充满了性的观念,他一定会对性只字不提、当外来的人了解到,人甚至发明了一千零一种方法来满足他的欲望,却对这个欲望不吭一声,他一定会更感到惊讶!

人类死亡指向的宗教使他的头脑充满了性,它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使他变得不正常,它把无欲的黄金高峰显示给他,但是却不引导他跨过第一步,不引导他了解无欲的基础,了解性。

首先我们要承认性而且对它加以了解,我们必须去了解这个基本的驱策力,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够努力去超越它,提升它,然后达到无欲的阶段。

如果没有了解这个基本生命力的所有形式和它所有的面,那么人对它的防止和压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帮助他堕落成一个病态的、语无伦次的疯子,然而我们并没有用心在基本的毛病,却好高骛远地追求无欲的崇高理想。人类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病态、这么神经质、这么不幸,或这么不快乐,人类是完全的性错乱,他在根部就被毒化了。

有一次我经过一家医院,看到一块招牌,上面写着;「有一人被毒蝎刺到,在此医治一天就出院了。」

另一块告示牌上面写着「有一个人被蛇咬到,医治之后回家,三天之内就康复了。」

第三块牌子上面写着「有一个人被病狗咬到,在过去八天之内一直都在接受治疗,很快就会好。」

然后还有第四块牌子上面写着「有一个人被另外一个人咬了,」告示牌上这样写「那是那几个星期以前的事。他现在没有知觉,而且恢复的希望渺茫。」

我非常惊讶,难道一个人的咬有这么毒吗?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们会了解人里面积聚了很多毒素,也许这是因为有许多庸医所造成的,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本身拒绝接受在他里面自然的东西,拒绝接受他基本的东西。我们试着去控制和消灭我们天生的性能力而未能奏效,却没有想要去改变它们,去提升它们。

我们以错误的方式强迫我们自己去控制那个能量,那个能量在我们里面沸腾,就好像熔化的岩浆,它总是由内部推出来,如果我们不小心,它随时会将我们推倒。你不知道当它有了一个小小的出口时会怎么样?

我将用一个例子来说明:

一架飞机失事了,你在附近,随后赶到现场,当你看到有具尸体躺在失事的残骸里,你头脑里第一个浮现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人是印度教教锭或伊斯兰教徒?」

不。

「这个人是印度人或中国人吗。」

不。

在那一刹那,第一个最先想到的,你会先看看那个尸体是男的还是女的。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问题会首先出现在脑海?那是因为性的压抑,就是因为性的压抑,使得你那么注意男女之间的差别。你可能会忘记一个人的名字、面孔,或国籍——如果我见过你,我可能会忘记你的名字、你的面孔、你的社会阶级、你的年龄、你的地位,以及关于你的每一件事,但是你从来不会忘记一个人的性别,你从来不会忘记某人是男的或是女的、你是否曾经犹疑和你交谈过的人,比方说去年在开往德里的火车上认识的人是不是男的?

为什么呢?当你忘记一个人其它的所有东西,为什么你不能从你的记忆中抹去那一点?那是因为对性的知觉很深蒂固地深植在人的头脑里、在他的思想过程里,性一直都在,一直都很活跃。

只要男女之间的这道铁幕、这个距离存在着,我们的社会或我们这个星球就永远不会健康,只要这火燃烧的火在他内部横行只要它固守在这一点上面,他的内心就无法平静、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刻,他都必须努力去压抑它,这个火在燃烧着我们、在烘烤着我们,但即使是如此,我们也不准备去面对它,不准备去洞察它。

这个火是什么?它不是一个敌人,它是一个朋友。

  这个火的本性如何?

我要告诉你,一但你了解了这个火,它就不再是一个敌人,它将变成一个朋友。如果你了解这个火,它不会燃烧你,它会温暖你的家,它会为你煮饭,而已它也将成为你终身的朋友。

电在空中闪了好几百万年,有时候它会打死人,但是从来没有人想到就是这个同样的电,能有一天会转动我们的风扇、会点亮我们的家,那个时候从来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些可能性,但是今日这个电已经成为我们的好朋友,这是怎么来的呢?

如果我们把眼睛闭起来,不去看它,我们就永远无法探测到它的秘密,无法利用它,而它就永远都是我们的敌人,永远都是一个可怕对象。

但是人对电采取友善的态度,他对始去熟悉它,去了解它慢慢地、渐渐地,在它们之间发展出持续的友谊,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现代人的生活不晓得要怎么过。

人里面的性或性本能甚至比电更有生命力。一个小小的物质的原子毁灭了所有广岛的10万人口,但是人类能量的原子可以创造出一个新生命、一个新的人!

性比原子弹更强而有力、你是否曾经想过关于这个力量的无限可能性,关于我们如何能将它改变成更好的人类?一个胚胎可以变成一个甘地、一个马哈维亚(Mahavir)、一个佛陀,或一个基督,一个爱因斯坦也可以从它发展出来,一个牛顿也可以在它里面显示出来,一个非常对的性能量的原子有着一个像甘地这么巨大的人在它里面!

奥修(Osho)简介:二十世纪最具知名度的灵性大师之一。他从东西方哲学精华中提炼出对现代人灵性追求具有意义的讯息,并发展出独特的静心方法,其作品广为流传,是许多追求灵性及心灵成长人士的枕边书。奥修与甘地、尼赫鲁、佛陀等并列为改变印度命运的十位人物之一。

 

成功网自我暗示口诀---每天默念100遍以上,奇迹将在您身上发生!

每一天,在每一方面,我都越来越好。

潜意识CD定制 潜意识课程 全脑开发大师 潜意识视频 潜能开发机 安东尼罗宾 微宇宙音乐
陈安之 潜意识文库 星座能量音乐 廖阅鹏 意念耳机 双脑同步 潜意识音乐
潜意识实验室 露易丝.海  七田真  静心音乐 脑波音乐 早教革命
吸引力法则 欧林 七轮共振音乐 零极限 赛斯 卢勤 单词不用记
潜意识开发经典 激活松果体 双脑同步音乐 乔吉拉德 爱和乐 董进宇 禅修音乐
幼儿潜能开发 与神对话 医学共振音乐

思维导图

陈功雄 倪新威 经络音乐
潜意识早教机 拿破仑希尔 潜意识录音带 蒙台梭利 卓人右脑 NLP
TheSecret秘密 博恩崔西 超高频潜能CD 彼尚 周弘 海神之心 奥修
潜意识的力量 门罗研究所 记忆大师教程 能量板 爱育幼童 一分钟速算 作文三步法
双脑同步音频 催眠教材 超意识脑波 儿童读经 音乐疗法 李中莹 冯德全
进入潜能开发教材中心,立刻获取成功密钥!

微信咨询:13570930228,QQ:292919722;周一至周日为您服务

首页|关于我们|潜能|访谈|客户见证|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导航

潜能开发学苑的使命:让更多人开发潜能,拥有均衡式成功
全国统一订购及客服热线:13570930228;微信公众号w8801net
QQ客服号: 292919722、153562418;短信、微信:13570930228
Copyright ©2002-2016 潜能开发学苑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20301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