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网 慧悦潜意识CD


高效能人士的第一个习惯:积极主动


作者:史蒂芬·柯维

人性本质是主动而非被动的,不仅能消极选择反应,更能主动创造有利环境。采取主动并不表示要强求、惹人厌或具侵略性,只是不逃避为自己开创前途的责任。

我经常劝导有意更上一层楼的人,加倍积极进取,不妨做爱好和能力的测验,研究适合从事的行业。甚至设法打听试图加入的机构正面临何种难题,然后以有效的表达方式,向对方证明自己能够协助他们解决问题。

这叫做“顾问式销售”(solution selling),是事业成功的主要诀窍之一。

通常前来咨询的人都不否认,这么做的确大有助于求职、晋升,只是一般人都找出各种借口,不肯采取必要的步骤,主动开创机会。

“怎么打听某行业或某家公司的困境呢?谁肯帮我?”

“我不知该到哪儿去做爱好和能力的测验。”

“我想不出来该如何表现自己。”

太多人只是坐等命运的安排或贵人相助,事实上,好工作都是靠自己争取而来的。在我家,任何人都别想推卸责任,让别人替他设法收拾残局。即使孩子年纪还小,我照样要求他们:“自己想办法。”而家人也已习惯这种作风。

要求责任感并非贬抑,反而是一种肯定。主动是人的天性,尊重这种天性,至少可提供对方一面镜子,以便清晰且未扭曲地反映自我。

由于个人的成熟度不同,对尚处于情绪依赖阶段的人,不必期望太高。但至少可创造有利的气氛,逐渐培养他的责任感。


化消极为积极

积极主动与消极被动有天壤之别,尤其再配合聪明才智,差距就更远了。

想要生命的产能与产出平衡,进而追求圆满人生,主动精神实在不可缺少。因此本书其余六个习惯,都是以积极主动的精神为后盾。每个习惯都仰赖你积极主动,如果你消极等待,你就会受制于人,一旦受制于人,发展与机会便不会降临。

我曾经参加过某个行业的每季业绩检讨会,记得当时正值景气落入谷底,那一行所受的打击尤其大。因此会议一开始,各厂商的士气都很低落。

第一天的会议主题是该行业的现况。许多业者表示,不得不裁掉熟识的员工,以维持企业的生存。结果会后,每个人都比会前还要灰心。

第二天讨论该行业的未来,题围绕着日后左右其发展的因素。议程结束时,沮丧的气氛又深一层,人人都认为景气还会更加恶化。

到了第三天,大家决定换个角度,着重于积极主动的做法:“我们将如何应对?有何策略与计划?如何主动出击?”于是早上商讨加强管理与降低成本,下午则筹划如何开拓市场。以脑力激荡方式,找出若干实际可行的途径,再认真讨论。结果为期3天的会议结束时,人人都士气高昂,信心十足。

这次会议的结论是:

  1. 本行业目前的情况并不好,未来的趋势显示短期内还会更恶化。

  2. 但我们采取正确的对策,改进管理,降低成本,并提高市场占有率。

  3. 因此,这个行业的景气会比过去都好。

积极主动又与积极思考有所不同。积极主动不仅承认现实,也肯定人有权选择对现实环境做出积极回应。任何团体,包括企业、社会团体及家庭,都可以汇集各个成员的聪明才智,对环境主动出击,以达成群体的共同目标,建立积极主动的企业文化。


不要说“我办不到”

我们可以利用自我意识检讨自身的观念,以言语为例,它颇能真切反映一个人对环境的态度。习惯于消极被动的人,言语中就会流露出推卸责任的个性。例如:

  • “我就是这样。”仿佛是说:这辈子注定改不了。

  • “他使我怒不可遏!”意味着:责任不在我,是外力控制了我的情绪。

  • “办不到,我根本没时间。”又是外力控制了我。

  • “要是某人的脾气好一点”,意思是:别人的行为会影响我的效率。

  • “我不得不如此。”意味着:迫于环境或他人。

言语态度对照表:

消极被动

  • 我已无能为力

  •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 他使我怒不可遏

  • 他们不会接受的

  • 我被迫……

  • 我不能

  • 我必须

  • 如果

积极主动

  • 试试看有没有其他可能性

  • 我可以选择不同的作风

  • 我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 我可以想出有效的表达方式

  • 我能选择恰当的回应

  • 我选择

  • 我情愿

  • 我打算……

有一次有位学生向我请假,因为他想随网球队到外地比赛。我问他:“你是自愿,还是不得不去?”

“我真的没办法不去。”

“不去会有什么后果?”

“他们会把我从校队中剔除。”

“你希望有这种结果吗?”

“不希望。”

“换句话说,你为了想待在校队以要请假,可是缺了我的课,后果又如何呢?”

“我不知道。”

“仔细想一想,缺课的自然后果是什么?”

“你不会开除我吧?”

“那是社会后果,是人为的。反之,不能加入网球队,就不能打球,那是自然后果。缺课会有什么自然后果?”

“我想大概是失去学习的机会。”

“不错,所以你必须两相权衡,做个决定。我知道,换了我,也会选择网球队,但请决不要说你是被迫这么做。”

最后这个学生当然还是参加比赛,但却是出于自己的选择。


行动胜过“感觉”

推诿责任的话语往往会强化宿命论。说者一遍遍被自己洗脑,变得更加自怨自艾,怪罪别人的不是、环境恶劣,甚至与星座也有关系。

我曾碰过这么一位男士,他说:“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每个人的状况不同。你看我的婚姻,我和太太已经失去了往日那种感觉,我真的很担心,或许我们已不再相爱,这该怎么办?”

“已经不再有爱的感觉了?”

“是的,可是我们有3个孩子,真叫人放心不下,你可有什么好建议?”

“去爱她。”我说。

“可是我告诉过你,我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去爱她。”

“可是你不了解,没有了感觉如何爱?”

“正因为如此,你才要去爱她。”

“可是我办不到。”

“老兄,爱是一个动词,爱的感觉是行动所带来的成果。所以请你爱她、关心她、照顾她……你愿意这么做吗?”

在所有进步的社会中,爱都是代表动作,但消极被动的人却把爱当做一种感觉。

好莱坞式的电影就常灌输这种不必为爱责的观念——因为爱只是感觉,没有感觉,便没有爱。事实上,任由感觉左右行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积极主动的人则以实际行动来表现爱。就像母亲忍受痛苦,把新生命带至人世,爱是牺牲奉献,不求回报。又好像父母爱护子女,无微不至,爱必须通过行动来实现,爱的感觉由此而生。

史蒂芬·柯维:美国领导学权威,曾被《时代》